第216章 别跟他耍无赖

来源:本站2019-05-1526 次

  “闵姜西叫我过来,说是做个证明就行,还劝我不要追究照片外流的事,亏我想要放你们一马,原来你在这等着反咬我一口。 ”  声音中满是嘲讽和不屑,秦佔看了何曼怡一眼,突然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何曼怡心脏骤然提起,欲言又止,听到秦佔道:“叫律师团队准备一下,我要告先行,还有他们公司主管,蓄意诬陷。

”  此话一出,何曼怡是再也坐不住了,连声道:“秦先生,我不是…”  开玩笑,跟有钱人打名誉案,十打九输,更何况是秦佔这样的级别,真的惹急了他,怎么会有她的好果子吃。

  秦佔挂断电话,起身道:“你们跟我律师谈吧。 ”  何曼怡解释,秦佔压根儿不拿正眼看她,丁恪不得不出声:“秦先生,您先别急,事情完全不到这个地步。

”  秦佔也不搭理他,眼看着已经走离沙发附近,再有几步就出了门,闵姜西叫道:“秦先生。 ”  秦佔脚步停下,何曼怡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这会儿是真心希望闵姜西能把秦佔拖住。   闵姜西说:“您别生气,二老板不是这个意思。

”  秦佔说:“那她是什么意思?”  何曼怡赶忙道:“可能我刚才的表达有问题,让您产生了误会。

”  秦佔咄咄逼人,“我现在给你机会,你想清楚再说。 ”  丁恪看向何曼怡,不着痕迹的给她使眼色,何曼怡明白,因为一个闵姜西拉整个先行下水,不值当,更何况马上就要年会了,如果深城这边出了什么大问题,总部一定会严格彻查,到时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又是谁从中沟通出了问题,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短暂的权衡利弊,何曼怡白着脸道:“既然秦先生出面作证,以您的公信力,没有人会怀疑。 ”  秦佔面上不见喜色,反而道:“不要勉强,我没有逼你相信。

”  何曼怡强颜欢笑,“我信。

”  秦佔闻言,这才信步走回到沙发处,重新落座。

  何曼怡冷汗都快下来了,丁恪好言安抚,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秦佔不接这茬,反而讽刺道:“你们公司真有意思,出了事,第一时间不是保障客户和职员的隐私安全,而是让职员满世界去找证明自己‘无罪’的证据,什么是罪?谁给她定的罪?”  丁恪点头赔不是,何曼怡则是完全不敢跟秦佔对视,秦佔怎么会放过她,眼盯着她道:“你定的?”  何曼怡心底咯噔一下,本能的摇了摇头,“不是…”  秦佔道:“最好不是,大小也是个管事的,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你们大老板雇你也只能说明他目光短浅。

”  话音落下,何曼怡的脸色肉眼可见的瞬间变红。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优秀的,从来都是被夸,何时被人这么变着花样的羞辱,还是当着她的面儿。   秦佔指桑骂槐间,余光瞥着左侧闵姜西的反应,但见她视线微垂,看不清眼底神色。   丁恪道:“这件事的确是我们没有处理好,希望秦先生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  秦佔道:“你们要是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客户满意,今天就不用我出现在这,要不是看在我家小孩被闵姜西教的不错的份上,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人相信照片上的事只是误会,何必坐这跟你们嚼舌根?”  怕何曼怡听不懂,秦佔看着她道:“几张照片就能给人定个私德有亏,我要是逼你拍一组更过分的,先行会不会让你在全行混不下去?”  何曼怡两只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迅速抬眼看了下秦佔,但见秦佔目光幽深认真,他不是在开玩笑,他说得出做得到。

  前一秒还胀红的脸,这一秒陡然吓得发白,何曼怡动了动唇瓣,竟然没能发出声音。

  闵姜西知道秦佔狠,但是公然威胁恐吓,也就他做得出来。   丁恪是不喜欢何曼怡,但也不会眼睁睁看她被人连讽带吓,主动出声道:“秦先生,既然事情已经说开了,我们一定会妥善处理,对于给您造成的困扰,我们也会尽量弥补,您这边有任何要求都可以跟我们沟通,我们尽全力补偿。

”  秦佔靠在沙发上,不冷不热的道:“我保留对造谣和传播者的追究权利,今天过后,如果再有乌烟瘴气的话从你们这里传出,大家随时法庭见。

”  丁恪点头应声,本以为事已至此,就这么过了,谁料秦佔临了还讽刺了一句:“你们开的是教育机构,不是女德班,私生活不检点和正常的隐私不会分不清吧?别说照片上的事只是误会,就算是真的,用得着你们一个个大惊小怪敲锣打鼓的传?没见过男欢女爱,还没见过男女谈恋爱吗?”  “谁告诉你们男女亲热只能躲在家里面?我想在哪就在哪,谁也管不着。 ”  说完,他站起身,余下三脸呆愣的人。   何曼怡是吓坏了,丁恪是第一次见这么狂妄的人,至于闵姜西,她也不晓得为什么,突然体内一股滚烫的热流涌上,不用问,铁定红了脸。

  秦佔要走,沙发上的三人慢半拍起身要送,秦佔说:“有送我的时间,好好提升一下你们公司职员的整体素质吧。 ”  何曼怡原地定住,面上红一阵白一阵。

  闵姜西给丁恪使了个眼色,“我去送。

”  会议室房门打开,秦佔走在前面,闵姜西走在后面,一路上迎接着众人偷偷摸摸的打量。

  等到了电梯口,闵姜西按下按钮,开口道:“秦先生,今天多谢您。

”  说着,她稍稍压低嗓音,“幸好您想出打官司的主意,特别机智。

”  秦佔闻言,侧过头,面无表情的道:“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闵姜西微顿,不是吗?她以为他只是吓唬何曼怡一下。

  秦佔却道:“看看你都跟着什么样的上司。

”  他这话说的很是突然,电梯又恰好在这会儿上来,秦佔跨步进了电梯,闵姜西也没法多说,只能对着电梯里鞠了一躬,感谢他今天的鼎力相助。   电梯门合上,闵姜西自顾品着,秦佔刚刚的话,说的是何曼怡和丁恪?只是他们吧?。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