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全都跟真的一样

来源:本站2019-05-15138 次

    “韩老师,你确定右边没有左边恐怖吗?”  小杜扶着门把手,他现在有些怀念田藤病院,怀念那个能带给他安全感的铁柜。

  “你们慌什么?姓陈的自己也说了,第三病栋还没有布置完,一个残缺的场景有什么好害怕的?”韩秋明从最初的震撼中清醒过来,他抓住负责人郭淼的胳膊:“老郭,我们两个打头阵。

”  “跟我有什么关系?”郭淼把手一甩:“你不是说自己一个人走前面的吗?”  “我是怕你不敢进来,参观到一半跑了。 ”韩秋明脸黑的跟锅底一样,只不过由于鬼屋里光线很暗,所以也没有人看到:“那我打头阵,你们跟紧点,不要掉队。 ”  韩秋明将破旧的铁门完全推开,锈迹脱落,几人进入第三病栋当中。

  空气中飘散着一股说不上来的怪味,地上散落着药片和泛黄的病例单,韩秋明一个人走在前面,越看越是心惊。

  墙壁上写着各种疯言疯语,那些残忍的字迹组合在一起,读起来让人头皮发麻,根本不像是正常人能想出来的。

  更让他感到不舒服的是,已经走出了几米远,墙壁上那些血字的数量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变得更多了。   密密麻麻,连一句重复的都没有!  “姓陈的是怎么想到这些句子的?他不会真是个疯子吧?”  蹲下身体,韩秋明掀开被褥一角,里面是一个用枕头和床单制作成的假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粗糙的跟闹着玩一样的假人,却让他移不开视线。

  “鬼屋里的假人道具还能这么做?我从业数年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韩秋明看着枕头上那张诡异的脸,明明是随手勾画的,却给人一种无法形容的诡异感觉。   “你们看这里!”苏落落站在第一间病室门口,众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门轴上全是指甲挖出的血痕。   她伸手比划了一下:“看着跟真的一样,不像是使用工具挖出来的。 ”  “不是工具挖的,难道还能是设计师用手挖出来的?”韩秋明将被褥盖好,遮住了地上的假人:“你们注意不要乱碰里面的东西,小心触发机关,尤其是地上这些被褥,说不定演员就藏在被子下面。

”  他准备继续往前走,其他几个人却没有动身,那个留着短发的女人更是孤身进入了第一间病房当中。   窗户被封死,木板缝隙外面是厚厚的水泥墙壁,透着一种压抑和绝望,就像是监狱牢房一样。

  夜小心手指划过床板,在病床两边又发现了很多挖痕:“来帮忙,我们把床板掀开。 ”  “通关时间只有二十分钟,你们抓紧点行吗?别在意那些细枝末节。 ”韩秋明一个人站在外面。   小杜和宋安进入病房里,帮助夜小心将床板掀开,木板下面的场景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   床板边缘有一条条黑红色的指印,缝隙中残存着碎裂的指甲,可以看出,挖出这一道道血痕的人曾经经历过多么痛苦的事情。

  “人造血浆凝固后会呈现出浅红色,这种黑红色的血痕……”宋安缩了缩脖子,对身边的夜小心说道:“有点像人血。 ”  “你确定是人血,不是人造血?”夜小心歪头看着木板,弯下腰,鼻尖凑到床板边缘:“没有什么异味。 ”  宋安被短发女孩大胆的举动给惊住了,他干笑一声:“可能是猪血、牛血也说不定,鬼屋有时候为了追求真实,会用动物的血液代替人造血浆。 ”  “鬼屋里出现带有血迹的道具也比较正常,尤其是像陈老板这种固定鬼屋,很多道具都是直接从废弃医院或精神病院里低价买回来的。

”郭淼应该是做过这样的事情:“不过我们也不能大意,床板上有血,至少说明那座精神病院以前发生过很不好的事情。

”  夜小心点了点头,又继续问道:“那门轴上的血色抓痕怎么解释?总不可能门轴也是从精神病院里拆下来的吧?”  郭淼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也说不清楚了吗?”夜小心将自己的本子取了出来:“我参观过很多鬼屋,那些鬼屋大都是在惊吓点附近做文章,只有这家鬼屋每一个细节都处理的很真实,鬼屋老板就好像患有强迫症一样。 ”  “我还发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苏落落仰头望着天花板,那一个个狰狞血腥的文字好像活了过来,在围绕着她转动:“这里每句话的笔迹都不相同,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写的。 ”  “笔迹不同?”郭淼仔细看了看,脸色变得很差:“还真是,陈老板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这鬼屋不是说营业好几年了吗?给我五年时间去打造,我可以做的比他更完美。 ”韩秋明独自往前走了几步,心里发虚结果又拐了回来,他靠在门轴上,随口说道。   “你会沉下心用五年时间去打造一个鬼屋场景吗?”郭淼心里有些生气,他之前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结果被韩秋明给搞砸了:“陈老板肯定没有撒谎,这地方才是他鬼屋最恐怖的场景,我们抓紧时间去寻找录音机吧,不要在此停留太长时间。

”  自从进入第三病栋后,他就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看到场景内部的布置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门轴上的红色抓痕,床板边沿的指印,墙壁表面的一个个血字,这一切都让他觉得不安。   深埋心底的记忆被唤醒,郭淼感觉自己好像又进入了当初许珍珍自杀的那间医院。   “老郭,我真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他的鬼屋细节处理确实很出色,做的跟真的一样,但这只能说明他模仿的比较好。

”韩秋明目光偷偷扫过夜小心,推动眼镜:“我在国外一个超大型固定鬼屋体验时,那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所有的道具都是死刑犯曾经用过的真家伙。 和人家比起来,这鬼屋只能说还凑合。

”  “你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  “我这叫实话实说。 ”韩秋明冲众人招手:“还有十六分钟,大家抓紧时间吧。 ”  几人陆续进入走廊,唯有小杜还停在第三病栋入口,他看着头皮天花板上的文字,心脏跳的很快。   注视的久了,那些看似杂乱毫无规则的字迹好像混合在了一起,笔画相互勾连,形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死”字。

  “这地方太邪乎,我就守在门口好了。

”  他走出第三病栋,朝左边通道看去时,一抬头猛然发现,那些原本在左边走廊尽头的人偶,此时竟然出现在了距离他们很近的地方。

  “什么情况?”  杜超近向后退了一步,他不敢一个人在此停留,赶紧追上了其他游客。

  在他离开后,一个脖颈上挂着一个校牌的人偶,悄悄扶正了自己的头颅。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