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终于登堂入室

来源:本站2019-05-1513 次

  一早上去公司就出了事儿,闵姜西跟秦嘉定打了声招呼,没有给他上课,下午的课也临时取消了。

  丁恪召集公司所有职员开集体大会,这种会议一般只在年初和年尾才会召开,还有特殊时刻。   会议上,丁恪黑脸发了不小的脾气,斥责私下里将照片外流的行为,也说了秦佔保留追究的权利,公司一定会严格彻查。

  “因为个人行为,导致整个公司面临被客户投诉和起诉的风险,事件的严重性不用我多说,今天是周五,我给部分人两天的时间,这两天内联系我主动承认错误,我会考虑从轻处罚,如果到了周一,我查出是谁,但这个人并没有丝毫的歉意,我今天把话先放在这里,先行不留这种品行不端的人,无论是谁,一律开除处理,永不录用。

”  丁恪平日里很忙,在公司的时间少,四处飞,管事儿的基本是何曼怡,大家都觉着何曼怡办事严苛,不好相与,如今到了丁恪这儿,方才晓得什么叫大老板,言语之间,丝毫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众人神情各异,偌大的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丁恪坐在主位,沉默片刻后继续道:“Maggie,我之前让你通知大家,照片的事情千万不能外流,你是怎么传达的?”  何曼怡坐在下手边第一个位置,本就垂头丧气,如今当众被丁恪点名,本能的身体微动,慢半拍抬起头道:“我原话传达了。 ”  丁恪看着她问:“在我提醒你之后,你是多久传达的?”  何曼怡脸上血色全无,几秒后道:“我当时手头上有几个急事……”  丁恪神情严肃,“什么事能大过客户的隐私和公司职员的形象?”  何曼怡百口莫辩,视线微垂,“对不起,是我没处理好。 ”  丁恪别开视线,看着下面众人,“纵然Maggie有通知不及时的错,也不是个别人趁机宣扬传播八卦的借口,你们是公司千挑万选的人才,先行因为有大家的加入而感到高兴甚至荣耀,先行福利待遇如何,不用我说,公司对大家不薄,我没想到出了事,大家的第一反应不是团结一致,而是看笑话。 ”  “现在好了,子虚乌有的事被传得沸沸扬扬,客户很生气,我也在反思,怎么连职员的基本权益都保障不了?这件事不搞清楚,我没法跟总公司交代,是个别人先出难题难为的我,就不要怪我不念同事情谊。 ”  平日里看着心慈面善一人,说起话来不留余地,那些在背地里传照片的人,心早就沉了底儿,包括看热闹说风凉话的,也俱是后怕,庆幸只是爽快爽快嘴,没有做出实质性的伤害。

  这场会议的时间并不长,丁恪言简意赅,该敲打的敲打,该提点的提点,剩下的,就看大家心理素质如何了。   会议结束,众人鱼贯而出,闵姜西下午没课,想着干脆早点儿回去,陆遇迟还有课,两人一起出门。   路上,他忍不住道:“不愧是我喜欢的人,气场两米八。 ”  闵姜西道:“这话你别去他面前说,他会觉得你在讽刺他的身高。

”  陆遇迟道:“矮怎么了?矮也没耽误他闪闪发光,那些比他高的人,还不是缩在下面听他训话。

”  闵姜西感慨,“果然情人眼里出西施。 ”  陆遇迟说:“西施哪儿比得上他,给我一百个西施我都不换丁恪。 ”  闵姜西心说,是啊,你不喜欢女人嘛。   下了楼,陆遇迟问:“不用我送你回家吧?”  闵姜西给了他一记无语的白眼儿,陆遇迟笑说:“也是,别说青天白日的,就算是大晚上,俩劫匪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  她随身带着防狼工具,他都差点儿被她电过。   闵姜西说:“赶紧走,废话不花话费吗?”  陆遇迟笑着摆了下手,“走了。

”  剩下闵姜西自己,她去了趟附近超市,买了几大袋的东西回家,到家后给秦嘉定打了通电话。

  秦嘉定接的很快,她问:“你在哪儿?”  “在家。 ”  “莱茵湾这边吗?”  “嗯。 ”  “我下午有空,把早上的两节课补上,你来我这儿,还是我去你那儿?”  秦嘉定说:“我去你那吧。 ”  “好,我等你。

”  电话挂断,闵姜西迟疑片刻,调出秦佔的电话号码,给他打了一个。

  嘟嘟的连接声响起,三声过后,手机中传来熟悉的低沉男声:“喂。

”  闵姜西马上道:“秦先生,打扰您一下,您今晚有空吗?”  秦佔问:“什么事?”  闵姜西说:“白天的事多谢您帮忙,晚上我在家里做饭,您要是有空的话,我想请您吃顿便饭。

”  秦佔迟疑片刻,“几点?”  闵姜西说:“我刚跟秦同学联系过,下午我们还要上两节课,大概八点钟左右。

”  秦佔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看吧,我应该有时间。

”  闵姜西问:“您有什么特别想吃的菜吗?我提前准备。 ”  秦佔脸上的表情她看不到,只听得他语气随意,“你看着做吧。

”  闵姜西也怕打扰到秦佔,长话短说,“好,那我不打扰您了。 ”  电话再次挂断,闵姜西暗暗松了口气,这是她第一次主动邀请男人来家里吃饭,如果不是有秦嘉定在,她就约在外面了,但仔细想了想,还是自己亲手做桌东西更有诚意,她又不是不会做饭,之前秦嘉定无意间提起,说是她上次做的糖醋鱼,秦佔都吃光了。

  她今天特意买了两条鱼,干脆拿出一整条来做糖醋汁的。

  另一边,秦佔电话刚挂,对面的荣一京便出声问:“谁啊?”  “用你管。

”  “什么东西看着做?”荣一京追问。

  秦佔说:“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我不是你男人,用不着事事都要跟你汇报。

”  荣一京弯起眼睛,笑着回道:“看来是个女人给你打的…谁?闵姜西?”  秦佔点烟,不置可否,荣一京饶有兴致的说:“怪不得心甘情愿跟在人背后拎东西,原来是吃人的嘴软。 ”  秦佔吐了口烟,在忍着。   偏偏荣一京嘴上没把门的,调侃道:“欸,跟我说说,篮球场上到底吃到没有?”  秦佔眼皮一掀,目光锋利似军刀。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