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英《莺啼序》全诗赏析

来源:本站2019-07-1266 次

吴文英《莺啼序》全诗赏析

残寒正欺病酒,掩沈香绣户。

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

画船载、清明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

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 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 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 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

别後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

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

青楼彷佛,临分败壁题,泪墨惨澹尘土。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吹鬓侵半苎。 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凤迷归,破鸾慵舞。

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沈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 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作品赏析【注释】:《莺啼序》是词中最长的调子,全词有240个字,概为梦窗首创,显示出他的卓绝才力,具有独特的价值。

这首词集中地表现了梦窗的伤春伤别之情,在结构上也体现出其词时空交错的显著特点。

夏承焘说:“集中怀人诸作,其时夏秋,其地苏州者,殆皆忆遗苏州遣妾,其时春,其地杭者,则悼杭州亡妾。

”我们且看作者的情丝如何在今与昔,苏与杭之间自由穿行。

第一段,写现实,自己在爱妾死后,犹自在苏州伤春。

语气舒缓,意境深长。

词人将伤别放在伤春这一特定的情境中来写。 时值春暮时节,残寒病酒,“天时人事日相催”(《小至》)。 开头第一句,已将典型环境中典型情绪写出,并以此笼罩全篇,寓刚于柔。

这时词人闭门不出,但燕子飞来唤我出游,好象说,春天已快过去了。

于是“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词人在湖中看到岸上的烟柳,不禁羁思飞扬起来。 羁情化为轻絮,随风飘荡,正如此时词人的思绪一样,似乎所起有因,但终不知归于何处。 词的承接处大都在前段之末或后段之前,多数用领字或虚字作转换。

的词,则往往用实句作承转,不大用领字。 这就是所谓“潜气内转”,是词人与其他词人不同的地方。

何谓“潜气”?就是人的内心深处日积月累而形成的潜意识,它具有深微幽隐而非表达出来不可的情感力量。 少用领字,增加了理解上的难度。

“潜气内转”,只要发现贯穿词中的情感线索,其义自现。 耐人寻味正是梦窗词的独特价值之一。

作者写到这里,其情愫就像轻絮一样随风游荡,随风展开;而下面三段所写内容,便都包含在此三句中了。

第二段追溯杭州刻骨铭心的情事。

从《渡江云·西湖清明》这首描写杭州情事的词可以知道时间是清明时分,地点是西湖,词人开始是骑马,后来“傍柳系马”,转入水路,通过婢女传书暗通情意。

“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二句,是写初遇时悲喜交集之状。 “春宽梦窄”是说春色无边而欢事无多;“断红湿、歌纨金缕”,意思是,因欢喜感激而泪湿歌扇与金缕衣。

“瞑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三句,进一步写欢情,但含蓄不露,品格自高。

第三段写别后情事。 “幽兰旋老”三句突接,跳接,因这里和上片结处,实际上,还有较大距离。

此段先写暮春又至,自己依然客居水乡。 这既与“十载西湖”相应,又唤起了伤春伤别之情。

正是通过这种反复吟咏,将伤春伤别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

于是从别后重寻旧地时展开想象,回首初遇、临分等难以忘怀的种种情景。 “别后访”四句是逆溯之笔,即一层层地倒叙上去。

先是写“林花谢了春江”,然后写“瘗玉埋香”,暗示人也已随花而去,美人原本就常和花联系在一起,所以这句是风景和人事兼道。

于是逆溯上去,追叙初遇。 “长波妒盼”至“记当时短楫桃根渡”,这是倒装句,应该是:“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 这几句是当时艳遇,伊人顾盼生情,多么艳丽,即使是潋滟的春波,也要妒忌她的眼色之美;苍翠的远山也羞比她的蛾眉,而自愧不如。 因旧情难忘,所以在重访时又念此情。

这几句相对于第二段亦是再次吟咏,当时在西湖上偷传情意以及后来的欢爱再次呈现在读者眼前,但是所用意象不同,而且体现出创作之理也不同,这次抒写已经有了生离死别的意味。 第四段淋漓尽致地写对逝者的凭吊之情。 感情深沉,意境开阔。 因伊人已逝去,词人对她的悼念,历经岁经年。 但“此恨绵绵无绝期”。 词人在更长的时间中,更为广阔的空间内,极目伤心,继续抒写他胸中的无限悲痛之情。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苧”所见之景已侵染上作者的伤痛。

“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沉过雁”所写之信亦是充满遗恨。

是:“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所闻之曲也是为了招魂而演奏的。 层层加深,都在极力渲染凭吊的巨痛。 也有睹物思人的回忆:“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风(钗)迷归,破鸾(镜)慵舞”。 “鸾镜与花枝,此情谁得知?”镜台上饰物凤翅已下垂,而鸾已残破,暗示镜破人亡,已无从团聚。 总之,作者将美人迟暮、伤春伤别的情感娓娓道来,反复咏叹。

层层深入,值得细细品味。

另外,从中国古代文学比兴寄托的传统来看,艳情多和身世之感交织联系在一起,梦窗此词写爱情,但亦可从中领略其身世的哀叹。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