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乖,就借一宿

来源:本站2019-05-15198 次

  面对钱嬷嬷的好奇,孤飞燕笑得特别神秘。   钱嬷嬷还要追问,她赶紧岔开了话题,“钱嬷嬷,咱们在院子里种点什么吧,这儿太空了。 ”  钱嬷嬷解释道,“小主子,老奴早拾掇好了,原本想问您,见您忙也没敢打扰您。 您说说,喜欢什么,老奴就种什么。 ”  孤飞燕本是随口问的,听钱嬷嬷这么一说,便认真思索了起来。   钱嬷嬷问道,“小主子,要不咱们种点药材吧,奴才听说,东疆要打很久的仗,粮食和药材都要涨价了!”  孤飞燕摸了摸小药鼎,笑道,“咱们最不缺的就是药了,种点花吧!就种……”  孤飞燕忍不住想起了靖王府后花园那一片连翘花海,想起了那一日,靖王殿下安静而哀伤的侧脸。

  她不再犹豫,认真道,“就种连翘!连翘既是花,也是清热散毒的良药,一举两得!”  钱嬷嬷连忙道,“连翘好连翘好,老奴明儿就去张罗。

”  主仆又聊了一会儿,孤飞燕就让钱嬷嬷先去休息了。

她趴着在石桌上,借着明亮的白月光,琢磨起药方密函。   寂静中,突然有人递来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   孤飞燕只当是钱嬷嬷,眼睛都没抬,道,“钱嬷嬷,都说了不用伺候了。

你都这把年纪了,去睡吧!”  然而,那人非但没走,竟给她披了件外衣。   孤飞燕猛地回头看去,只见站在她背后的并非钱嬷嬷,而是个黑衣假面男子!她吓了一跳,脱口而出,“臭冰块!”  君九辰立马捂了她的嘴,“嘘。 ”  孤飞燕打开他的手,急急起身,将药方密函丢给他,同他拉开距离。

  “你这药方密函,没那么紧急吧?骗子!”  就算这家伙有急事离开,都这么多天了,早该找上门来了。 他所谓的紧急,明显是耍她的。

  君九辰坐了下来,说道,“看样子,你还未破解。 ”  孤飞燕认真起来,“我确实没破解。 这单子称不上药方,顶多是一张药单,你这单子打哪来的?跟百里明川有关系?我怀疑,你被人骗了!”  “假不了。 ”  君九辰眼底闪过了一抹精芒,补充道,“你若是破解不了,咱们的交易怕是要终止了。

”  孤飞燕急了,“再给我点时间!”  君九辰没回答,却还是将药方密函丢还给她。

  孤飞燕犹豫了下,仍是认真说,“我有件事,托你帮个忙,可以吗?”  君九辰很爽快,“说。 ”  孤飞燕连忙带君九辰进屋,将藏经塔那张画像拿出来给他看。 她道,“这是孤家先祖的遗像,我打算修缮族谱,想寻个画师,把这画像复原了。

”  君九辰颇为意外,“你,修族谱?”  孤飞燕连忙解释,“这是我爷爷的遗愿,我那二叔不顶事,只能我帮衬着了。

”  君九辰这才认真打量起画像来,很快就注意到了画像旁边那句“琴归是何夕,心于孤云远”  “孤云远?顾云远”他喃喃道,“如此听来,‘云远’二字,倒是很有诗意。 ”  孤飞燕若只听到这两个名字,没看到顾云远那张脸,她也只会这么想。 但是,看到了顾云远那张脸,她就再也放不下了。

  她岔开了话题,道,“我这两日寻了不少画师,都说复原不了。

你可有认识的能工巧匠,推介一位?”  君九辰很爽快,“记下了,回头帮你打探。

”  孤飞燕总算肯冲他笑了,“谢谢你!”  见她高兴了,君九辰似乎也高兴了,嘴角不自觉勾起了一抹弧度。

  而见他笑了,孤飞燕却十分不适应,她狐疑地盯着他看了起来。 君九辰嘴角的笑意立马就收了起来,他分明有些尴尬,坐下来,低着头,径自倒茶。   孤飞燕不依不饶,凑过去,歪着脑袋继续盯他。

  君九辰一开始还由着她盯,可没多久,就转身避开了。

  孤飞燕没有再追,嘴角却已无声无息上扬,忍不住偷笑!她想,这家伙其实也没那么坏,没那么冷漠,还是非常乐意帮她嘛!  她坐了下来,认真说,“臭冰块,我要出远门一趟,明儿早上就启程。

大概两个月左右才会回来,你别来孤家找我了。

”  君九辰这才看过来,银白假面之下,眸光并不似平素那么孤冷,然而,他也只“嗯”了一声,没多言。   “这药方密函,你既不着急了,就等我回来吧!”  孤飞燕说着,嘚瑟地笑了起来,似警告,又似提醒,“我同靖王殿下一道外出。 你要是再敢来骚扰我,后果自负!”  君九辰看着她,似有迟疑,却还是开了口,认真问,“三月之期……靖王自保,弃你于不顾,你,你不怪他吗?”  孤飞燕想起在这件事就高兴,她眯眼而笑,摇了摇头。

  君九辰又问,“为何?”  孤飞燕仍是摇头,“与你无关!”  君九辰看着她那傻乐的样子,着实不解,可是,眼中却还是不自觉流露出几分宠溺,他道,“傻瓜!”  他起身来,往书房走去。   孤飞燕的笑容立马僵住,她急急追过去,挡在书房门口,“大门不在这儿,你走错了!”  君九辰的语气并不那么冷,透出了些疲意,他道,“无处可去,借宿一宿。

”  孤飞燕态度强硬,“不借!”  君九辰不说话了,突然倾身逼近。

孤飞燕始料不及,急急后退,后背撞在门上,无路可退。   “流氓,你别以为我真的怕你!”  君九辰突然一掌按在门上,低头而来,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孤飞燕立马僵住了,心跳都漏了一拍。

她不敢凶了,想跟他好好讲讲道理。

可是,他靠太近了,那炙热的鼻息洒在她脸上,让她整个人都不对劲,无法好好思考。   孤飞燕正想推开君九辰,他却侧头在她耳边,柔声,“乖,我就借一宿,天亮马上走。

”  孤飞燕微微愣住,她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这家伙的声音竟会那么温柔,温柔得她的心都快被融化了。   孤飞燕还愣着,君九辰却拉开了她,进门去。

  见他关门,孤飞燕也不敢打扰。 她回阁楼上去,将门锁好,才安心睡觉。

  而此时,靖王府里,几个老嬷嬷还等着呢。

  各地挑上来的秀女今晚刚送到宫中,天武皇帝一定要靖王外出之前,亲自过目,挑出几个来……。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