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赵清献公神道碑》原文

来源:本站2019-07-12191 次

苏轼《赵清献公神道碑》原文

苏轼《赵清献公神道碑》原文:故太子少师清献赵公,既薨之三年,其子除丧来告于朝曰:先臣既葬,而墓隧之碑无名与文,无以昭示来世,敢以请。 天子曰:嘻,兹予先正,以惠术扰民如郑子产,以忠言摩士如晋叔向。 乃以爱直名其碑,而又命臣轼为之文。 公讳抃,字阅道。

少孤且贫,刻意力学,中景祐元年进士乙科。 为武安军节度推官。 民有伪造印者,吏皆以为当死。

公独曰:造在赦前,而用在赦后。

赦前不用,赦后不造,法皆不死。

卒免死。 一府皆服。

阅岁,徙通判宜州。

卒有杀人当死者,方系狱,病瘫未溃。 公使医疗之,得不瘐死。 会赦以免。 公爱人之周,类如此。 公得虔州,地远而民好讼,人谓公不乐。

公欣然过家上冢而去。 既至,遇吏民简易,严而不苛,悉召诸县令告之:为令当自任事,勿以事诿郡,苟事办而民悦,吾一无所问。

令皆喜,争尽力,虔事为少,狱以屡空。

改修盐法,民赖其利。

神宗即位,召知谏院。

故事,近臣自成都还,将大用,必更省府,不为谏官。 大臣为言。 上曰:用赵某为谏官,赖其言耳。 苟欲用之,何伤!及谢,上谓公:闻卿匹马入蜀,以一琴一龟自随。 为政简易,亦称是耶?公知上意,将用其言,即上疏论吕诲、范纯仁皆骨鲠敢言,久谴不复,无以慰缙绅之望。 上纳其说。 熙宁三年四月,除资政殿学士知杭州。

公年未七十,告老于朝,不许,请之不已。

元丰二年二月,加太子少保致仕。

时年七十二矣。 退居于衢,有溪石松竹之胜,东南高士多从之游。

始公自杭致仕,杭人留公不得行。

公曰:六年当复来。

至是适六岁矣。

杭人德公,逆者如见父母。 以疾还衢,有大星陨焉。 二日而公薨。

实七年八月癸巳也。 讣闻,天子赠太子少师,谥曰清献。

(选自《唐宋八大家文集》卷九十七)译文:亡故的太子少师赵清献公,去世三年以后,他的儿子守孝期满来向朝廷报告说:先父已经安葬,然而墓道上的碑还没有名称和碑文,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显示给后人,(现在)冒昧地向朝廷请示。 皇上说:啊,这位是我先前的贤臣,像郑国的子产一样用仁爱的方法安抚百姓,像晋国的叔向一样用忠厚的语言勉励士人。 于是用爱直命名他的墓碑,接着又命令我为他写碑文。

来源栏目:本文链接:转载分享本站内容,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