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这是一首情歌

来源:本站2019-05-1566 次

  女人的脸一片惨白,她情绪激动的时候,五官会变得扭曲。   她扬起纤细的手臂,环绕在顾飞宇脖子上,冰冷的指尖顺着男人的脸向下滑动。   舔掉鲜艳的口红,露出紫灰色的薄薄嘴唇,她俯在顾飞宇耳边,低声呢喃。

  “两个人喜欢上了同一件东西,最公平的方法就是将它分开,一人一半。 ”  菜刀挑开保安制服上的扣子,女人的每一个动作都很温柔。   瘫倒在沙发上的保安竭力想要睁开眼睛,他还没有完全昏迷,保持有一定的意识。   “我和姐姐都收获了自己的爱情,那是我们第一个爱上的人。 ”  女人轻轻靠在顾飞宇胸口:“你和他性格很像,本来我想过几个月再邀请你来家里做客,可那些人似乎已经找到了我,我必须要尽快离开这座城市了。

”  倾听着顾飞宇的心跳,女人仰起头:“别紧张,我不会弄疼你的。

”  她进入卧室,将柜顶的黑色皮箱取下,从中拿出一台很多年前的录音机。

  跪在录音机旁边,女人挑选出一盘落满灰尘的磁带,她疯狂亲吻着磁带的边缘,就像是在举行某种仪式。

  放入磁带,按下开关,一个男孩的歌声从中传出。

  女人拿着菜刀,安静倾听,男孩的声音干净、温暖,透着丝丝爱意。

  这应该是一首情歌。   “我把他的声音转录了十几份,只可惜大多都遗失了。 ”  客厅里响起熟悉的旋律,女人似乎回到了很多年前,她将顾飞宇的制服扔到一边,从沙发下面拿出绳索,困牢以后,拖着顾飞宇进入卫生间。

  躲在衣柜里,陈歌目睹了整个过程:“厨房上锁的冰柜,卫生间里的大浴缸,这个女人做好了所有准备,太疯狂了。

”  翻出手机,陈歌走出衣柜,他再不出手,顾飞宇就会有生命危险。

  调低音量,他站在卧室门边,抓起实心化妆椅,拨通了顾飞宇的电话。   卫生间里的女人刚把顾飞宇扔进浴缸,客厅就响起了手机铃声:“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女人光着脚走出卫生间,捡起角落里的保安制服。   在女人翻找顾飞宇手机的时候,陈歌抓着化妆椅悄悄走到了女人身后。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女人拿着保安的衣服往后看了一眼,没等她的头完全扭过来,陈歌已经将手中实心化妆椅重重抡了下去。   “嘭!”  女人根本没想到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她摔倒在地,头顶冒出了血,一双眼珠子盯着陈歌似乎快要撑裂眼眶。   “你怎么在这?!”  “嘭!”  陈歌不是一个喜欢废话的人,尤其是在对方没有完全丧失反抗能力的时候,座椅再次砸下,还是同一位置,女人感觉大脑眩晕,她身体本就虚弱,这下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把顾飞宇身上的绳索解开,陈歌捆住了女人的双手、双腿:“没想到两个任务竟然交织在了一起,不过这样也好。

”  他从口袋里取出自己的那盘磁带放入录音机,歌声停止,屋内只有沙沙的电流声。

  “不敬畏生命的人,生命也不会敬畏你。 ”  鲜血染红了女人的脸,她趴在地上,盯着陈歌,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奇怪,丝毫没有害怕和担心,只是感到惊讶和意外。   拿出手机,陈歌给李队打了电话,正准备询问他那边的情况,屋子里的灯突然熄灭了。

  “这个女人是从第三病栋出来的,身上应该也有一个门内的怪物。 ”陈歌打开手机手电筒,从背包里取出了杀猪刀。

  红布飘落,陈歌朝四周望去,小心戒备。

  没过多久,闭合的防盗门上突然传出了剐蹭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在用指甲挠门。

  这声音有些刺耳,站在屋内听的久了,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是那个白影!”陈歌在听到挠门声的第一时间,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家里有没有人啊?”  门外面传来一个比较中性的声音,语调很诡异。   它在反复询问,陈歌握紧了杀猪刀,不知该不该应答。

  在重复到第七遍的时候,那声音说出了另一句话:“家里有没有人啊?没有人我就进来了?”  防盗门锁头松动,一道和正常人体型大小差不多的白影出现在客厅门口。

  这是陈歌继断手、镜鬼、瘦长男人之后遇到的第四种怪物,面目模糊,没有完整的五官,速度极快。   陈歌把杀猪刀横在胸前,怪物带给他很强的压迫感,这东西比瘦长鬼影弱,但要比普通的镜鬼强太多了。   当初在第三病栋,一个瘦长鬼影就能追的陈歌到处跑,如果不是张雅,他根本不可能活着离开。

  白影的脸正对陈歌,眨眼工夫就来到他身前。   陈歌挥刀劈砍,杀猪刀划破白影的身体,那怪物好像感觉到了疼痛,尖叫着咬向陈歌。   惨白色的脸在陈歌眼中不断变化,最后变成了二号房疯女人的模样,五官错位,似乎是因为多次整容,整张脸都变得脆弱,稍一触碰就会碎裂开一般。   眼看着那张脸贴到近处,陈歌抓住口袋里的圆珠笔刺向对方,竭尽全力反抗。   在双方打斗到最激烈的时候,谁到没有注意到,屋子里响起了一个男人压抑痛苦的声音。   “好疼……”  笔尖刺入白影额头,那怪物像是疯了一样按住陈歌的手腕,想要把整张脸贴在陈歌脸上。

  越来越近,它似乎是想要夺走陈歌的脸!  “好疼、好疼、好疼啊!”  白影快要触碰到陈歌鼻尖时,它的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住,头发拽的笔直。   “好疼!”  歇斯底里的呼喊,在白影身后响起,听到这个声音,陈歌和地上的女人都变了脸色。   “许音!是你吗!”地上的女人反应比陈歌还要大,她手脚被捆,用头顶着桌脚,想要爬起来。   女人情绪出现波动后,那道白影的脸一下变得模糊起来,它身上的气息也减弱了许多。

  “怎么回事?一直是女人在操纵白影?”陈歌是在场唯一一个保持冷静的人,他时刻盯着白影,发现此时白影变弱,毫不犹豫,提刀便砍。

  白影本来被磁带厉鬼限制了行动,这正是重伤它的好机会,可让陈歌没想到的是,磁带厉鬼在关键时刻松开了手,它似乎认出了地板上的女人。   “好疼……”。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