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改革:张志洲回忆录

来源:本站2019-06-2030 次

亲历改革:张志洲回忆录

  虽然从去年到今年以来,特别是今年以来,我们出现了贸易战,因为我们的供给侧改革,特别是“三去一降一补”的降杠杆,国家产生了一些阵痛,目前可能社会上有一些悲观的、紧张的、迷茫的看法。 但其实我是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是更加充满信心。   那么这个更加充满信心是基于两个原因:第一个,你现在看全世界主要的经济体,美国也好,欧洲也好,日本也好,中国也好,自2009年,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其实全世界所有的经济的经济增长都进入到了习近平主席说的新常态、低增长、增长乏力,同时都面临着巨大的结构性问题。

这个巨大的结构性问题中,最大最大的就是贫富差距。

  但是你回头看,从十八大以来,过去的五年,包括现在,全世界所有的主要经济体中,有哪一个经济体有决心、有能力对自己动手术?对自己做出重大的结构性改革?除了中国,没有一个。

虽然我们会去杠杆,会有阵痛,但这不会产生系统性的风险。

虽然我们现在有贸易战,但这个可以倒逼我们更快更好地进行改革。

    我相信经过2018年、2019年,最多到2020年,我们自己的这个三去一降一补的供给侧改革,包括三大攻坚战的完成,中国经济中长期增长的系统性尾部风险会极大地降低。 当你的系统性尾部风险极大降低了以后,其实我们中国经济将会进入到一个非常可持续的中高速增长。

你进入了一个非常可持续的中高速增长,无论是实体经济也好,其实资本市场也好,都将会迎来一个非常好的发展周期,这是第一个。

  第二点,从全球的资产管理行业来说,目前我们说美国,债券利率是处在过去60多年最低的水平范围内,股市股指处在二战以来最高的水平,估值水平也是历史最高位,房价也是处在最高位,它内部有巨大的结构性问题,但它不对自己开刀,不对自己动手术,反而转嫁矛盾找别人的麻烦。

  我们中国有一句老话“诸事不遂,反求诸己”,就是当你做事做得不顺的时候,有问题的时候,应该先找自己的问题。 你不找自己的问题,你去找别人的麻烦,其实他就是不想解决自己的问题。

但是反过来我们中国是不一样的,我们中国是拿自己开刀,坚持我们改革开放以来实事求是,有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当我们的实体经济的尾部风险大幅度降低,当我们的转型获得了新的动力以后,多层次资本市场一定会得到更大的、更长久的发展,那么这个对我们所从事的资产管理行业来说是意义非常重大的。   到那个时候我相信会出现另外一个现象。 当目前,可能过去几年看空中国的声音越来越低,我相信当中国的这一轮的三大攻坚战完成了以后,不是看空中国的声音越来越低,而是海外的机构投资者会竞相地攀比,你有没有进入中国,我进得比你早了,你晚了,我相信会有这一天到来的。

  如果有这一天到来的话,那我们中国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行业的发展会非常好。   我们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行业现在发展是处于什么阶段呢?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行业或者是对冲基金行业在全世界的历史,也就是从1949年开始。 1949年是美国的对冲基金之父阿尔弗雷德·温斯洛·琼斯先生(AlfredWinslowJones)创立了全球第一家对冲基金,那么从1949年到70年代末,这是一个刚刚创立的行业,谁都不知道、谁都不了解,就一小波人瞎折腾的阶段,这是第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是1980年到2000年纳斯达克泡沫破灭,这个阶段已经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小作坊式的团伙式的对冲基金,那比如说到90年,全球的对冲基金管理规模也才三五百亿美金。

  第三个阶段是2000年到2008年,这个阶段。 这个阶段随着2000年前后那一轮的大发展,海外的对冲基金开始机构化、全球化,并对全球资本市场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那么从做大开始向做强、做优转换。 那么到2009年以后就进入了第四个阶段,就是对冲基金这个行业对全球整个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的影响,达到了一个历史上从来没有的高度,而且已经出现了像桥水这样的资产管理规模超过1700亿美金的大型对冲基金。

  那我们中国的私募基金行业现在处在什么阶段呢?我们基本上刚刚处在2000年之后到2008年过渡的这个过程。

因为国内的私募基金行业是2013年《新基金法》生效以后才开始真正地有法可依的起步阶段。

那么2013年的时候,全国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行业的资产管理规模只有3000亿人民币左右,但是到今年的一季度末,已经有了万亿。

可以说我们已经做大了,也已经进入了,有了一定基础的阶段。

  那么我相信随着我们的供给侧的改革,随着我们三大攻坚战的推进,那我们在未来五到十年国内的这个行业将会从一个做大的阶段进入到做强做优的阶段。 那么做强做优的阶段过去了以后,我相信可能,也许最多用十年以后,在全球的金融市场就会出现诞生于中国对全球有影响力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