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场大雪等在秋天的深处

来源:本站2019-06-13178 次

有一场大雪等在秋天的深处

我该对你说些什么话呢?秋。

你是从一小树红叶开始的。

在一个大地铺满白霜的早晨,霜把青草压低了,把树干和树叶涂白,霜覆盖在麦子收获后的黑土地上。 白霜简单了,早晨的颜色,忽然一树红出现在个案上,它站在朝阳和我之间,它可真红。 正感叹着它的小伙伴们,一棵红树出现了,又一树,又一树……他们都很矮小,就像四五岁的小女孩身量那么高。 他们站在白霜覆盖的田野里,真像四五岁的乡下女孩,穿着红袄,满身喜气,迎接节日一般。 的确他们迎来了你——秋。

落叶在初夏就不期然从头顶飘落,可是我们知道,那不是你发出的消息,枯叶在盛夏的时候也有在杨树上,在蒿草根部。

有的椑草在夏天结籽,然后枯死。

一些植物生命的长度仅仅是从暮春走到仲夏,他们和你无缘。 那些红叶也许是石楠,也许是丁香,也许是蒙古柞,反正它们还很年轻,来这世上不到三年,它们为什么如此喜欢你呢?为迎接你的到来,把自己扮成一盏盏红灯。 是小孩子喜欢变化。 还是早晨经不住冷,所以穿上红了就可以讨你喜欢,还是想永远留住你,不让随你而来的严冬到来?你来了,大地上殷红点点,接下来是无处不在的金黄杨树落叶松华数胡枝子包住了,他们在你的微笑中变黄,这儿那儿升起一树树高高的金塔,这儿那儿忽然炸开一片火焰。 有些树木依然身披绿叶,那是你准许的,是你让翠绿簇拥在嫣红周围,你让苍绿伴在紫红近旁。 而后你播撒手中的黄,耐心的把金黄的草地和金黄的树林分开,耐心的涂染每一棵树,每一片树林,每一座山岗。

一座山变成五花色,又一座又一座所有的山都身披彩衣,绚丽斑斓。 然而,秋啊,我想问你,这一阵阵北风是你带来的吗?他是你的伙伴还是仇敌?他紧跟在你身后,猛吹一个字——空。

“空空……”它唱。

树叶从枝头坠落,枝条间空了。

“空啊——”它低吟。 蒿草被钐割,变成柴草,变成羊草。 草地空了。

“空空空。 ”他喊。 果实从枝头掉下,果园空了。

“空啊空——”她催促。

装甲一片片被收割,庄稼地空了。

谁在天空中结伴向远方迁徙。

大天鹅在前,丹顶鹤在后。

燕鸥,杜鹃,百灵,伯劳,柳眉,云雀。 他们从远方来,翅膀漫过我们的清晨。 飞往苇荡深处,江畔幽谷。

他们是会飞翔的花朵。

从他们的歌喉中跳跃出滋润大地的露珠。

“空啊——”听见北风的呼叫,他们便飞走了,天空空了。

红娘子带领鱼群踏过水路,秘密的向远方迁徙,河水空了。 蝴蝶,蚂蚱钻进地下城堡,不再出现。 旷天空地只留给一阵紧似一阵的北风。

秋啊!我熟悉的朋友,我最喜爱又最不愿见你,那一树红叶告诉我,你来了。

雪花从天空飘落,遮住你的双脚,盖住你的长裙,铺满你的双肩……秋啊,我望不见你了。

你在冬的宫里了。

指导教师:况慧星备注:本文荣获“文星杯”全国中小学生小学组二等奖。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