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漂亮,一箭三雕

来源:本站2019-05-15164 次

  见天武皇帝脸色有变,孤飞燕故意装作赌气的样子,冷哼,“我若是万晋皇帝,越怕祁彧,我就越要收买祁彧!反正,怕也没用!若是收买,尚有一线生机!”  听了这话,天武皇帝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  他怔怔地盯着孤飞燕,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其实,昨夜一收到祁彧的捷报,他就连夜召靖王入宫,商谈了一宿。 孤飞燕所分析的,靖王都已经提过了。 他也不傻,都能明白其中厉害关系,对祁家也并非完全的信任。

他今早在早朝上褒奖祁彧,不过是权宜之计。

  然而,虽然不是完全信任,却不至于到一定要严防的程度!毕竟,祁家什么实力,他心中是有数的。

  如今听了孤飞燕这一番话,他突然意识到祁家有勾结外敌的可能性!祁家是没有造反的实力,但是,如果祁家勾结了万晋皇族,那就不一样了!  天武皇帝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当即就下了决心,要祁彧停战,一切从长计议!  孤飞燕看着天武皇帝那表情,心下窃喜,她知道,自己成功了。

  她也不赘言,福了身,转身就要走。   天武皇帝这才缓过神来,心下对孤飞燕颇为感激。

他连忙喊住她,“丫头,你等等!”  孤飞燕回头看来,绷着小脸,道,“皇上还有何交代?”  天武皇帝自是还惦记着那份军令状,他认真道,“丫头,你到底能不能交出金疮药?”  孤飞燕答说,“能不能交出来,皇上等几日便是!”  天武皇帝岂能等得了,“你这丫头,你倒是给个明白话!”  “军令状都签了,还不够明白吗?”孤飞燕非但不让步,还又抱怨了一次,“偏心!”  天武皇帝本就理亏在前,如今对孤飞燕又心有感激,面对孤飞燕的脾气,他一点儿都不生气,竟还陪了笑脸,“行了行了,刚刚是朕有失考量。

”  他甚至连称呼都改了,“燕儿,你给个明白话,朕也好保你呀!”  孤飞燕眼底闪过一抹狡黠,折回来,又道,“皇上,燕儿刚刚说了,燕儿不敢威胁您,您看,您又不相信我了吧!燕儿若没有十足的把握,岂敢签下军令状?燕儿这条小命在有些人眼中不值钱,可是,自己还是爱惜得很的。 ”  天武皇帝大喜不已,“快说,你哪来的三七?”  孤飞燕笑了,连忙凑近,低声将玄空商会囤有三七,以及温雨柔和玄空商会的关系全都告知天武皇帝。   其实,孤飞燕的小药鼎中的药田里有充足的三七,而且,就算没有三七,以她的能耐,她绝对能配制出一份新的金疮药方,以其他药材替代三七。   她原本是想免费贡献出一批三七来的,哪知道,南宫清云竟那么迫不及待给她引见温雨柔,还说出了温雨柔和玄空商会的关系;哪知道,李尚书和祁世明会那么迫不及待来告状?  这下好了,她不仅不必贡献出三七,还顺便算计了祁家一道,最重要的是,她因此还得到了同玄空商会会长接触的机会,日后多一个门路!  温雨柔的堂哥温子杰是玄空商会的理事,主管药材买卖,他为了温雨柔在御药房的晋升,想必没少让利给御药房。

他所让的利,绝不会是自己的利,而是玄空商会的利。

  这说白了,不就是以权谋私了?这种事,玄空商会的会长能同意?能容忍?据她了解,玄空商会的会长可是个相当铁腕的人呀!  孤飞燕将情况说明之后,立马提议,“皇上,温子杰以权谋私让利御药房,想必也有三年之久了,这等事迟早是瞒不住到。 与其等玄空商会找上门来追究,不如,咱们先发制人,揭发温子杰!”  要知道,等玄空商会找上门来追究御药房的责任,她就算把温雨柔交出去,也难以息事宁人,就像金疮药这事,她这个信任的大药师也难逃其咎。 但是,她若先发制人,那事情就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天武皇帝思索了一番,说道,“你这倒是个好主意,只是,你若检举了温子杰,温雨柔还如何讨到那批三七,送往军中?”  “我当然不会直接检举他!”  孤飞燕贼兮兮地笑了起来,“皇上,以前的事,追查起来颇为耗时且未必有证据。 与其追查旧债,直接检举告发……倒不如,让温雨柔讨了这批三七,届时人赃俱在,温子杰也无话辩解。 ”  孤飞燕凑近,压低声音,又道,“皇上,这烂摊子是南宫大人的,该南宫大人收拾,他要怎么求温雨柔那是他的事,燕儿绝不搀和!还请皇上赏燕儿一笔买药钱,燕儿亲自找玄空商会会长买三七去,他有多少,咱们就买多少!”  这话一出,天武皇帝立马竖起了大拇指。   原来,孤飞燕的“检举”是这个意思呀!她先让温雨柔去跟温子杰讨三七,再亲自去跟玄空商会会长买三七,到时候,会长一追查起三七的去向,温子杰和温雨柔都逃不掉,而她这个御药房大药师却可以继续装傻,能责任推掉。   天武皇帝不仅仅竖起大拇指,还审视起了孤飞燕,他心下暗惊,没想到这个丫头比他想象中的更聪明!  他是越发喜欢这丫头了,却也越发提防。 若让这丫头单独去见玄空商会会长,他如何能放心?天知道,她是否还藏了什么心眼,没告诉他?  天武皇帝思来想去,似乎也就只有靖王能制得住这丫头了,他犹豫了一番,说道,“让靖王同你一道前往,以表我天炎的诚意。 ”  孤飞燕好不惊喜。   然而,天武皇帝却转身却对梅公公说,“去,备好买药钱,随行伺候。 ”  梅公公也同行?  这是不信任靖王殿下呀,这做法分明也太明显了吧?孤飞燕郁闷之余,却也忍不住可怜起这老皇帝来!他既不信任靖王殿下,却似乎也只有靖王殿下一人可用了。   孤飞燕很快就告退了。

  离开玄庆殿,她还是忍不住雀跃起来的。

今日这场仗,她打得很漂亮,可谓一箭三雕!  她期待再次同靖王殿下一起出行,也期待同那位神秘的玄空商会会长见面……。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