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突袭(一)霜寒之翼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299 次

106 突袭(一)霜寒之翼最新章节

莉莉安在哈姆卫队中相当有名,虽然火爆的脾气和恶劣的性格让她的魅力失色不少,但是追求她美貌的人仍然很多,尤其是某些闲得精虫上脑的纨绔贵族少爷。

白河瞅了一眼这个疾言厉色的青年,把他当成了苍蝇懒得搭理,不过这明显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态度让这个青年贵族更加恼火。 他走到白河眼前,伸手指着他的鼻子:“你,你难道听不见?快,向莉莉安女士祈求宽恕。 ”白河抬着眼皮看了他一眼,眼神如同在看一只绿头苍蝇,这充满轻蔑的一眼几乎让青年瞬间气炸了肚子,就在他想要教训这个无礼之辈的时候,一阵反胃的感觉突沿着胸口进入喉咙,他忍不住转身掩口‘唔’地干呕了一下,他正要抹抹嘴巴,突然看着刚才用来捂嘴的手一脸惊恐。 一只蚂蚁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手心正中。

更严重的反胃感逆冲上了喉咙,贵族青年连续干呕,一只只蚂蚁从他的嘴巴里面涌了出来,他瞪大了眼睛瘫软在了地上,双手紧紧捂住嘴巴,却仍挡不住大量的蚂蚁从他的嘴里涌出来,仿佛他的嘴巴变成了一个蚂蚁窝。

一只长着翅膀的大蚂蚁从他的鼻孔飞了出来,青年惊恐至极地呜呜大叫着,两手乱爬在地上翻滚起来。 白河笑了一声收起了手里的法杖,附近的贵族纷纷面色惨白,他们看着地上翻滚的青年和稳坐不动的白河,脸上露出恶心又惊悚的神色。

‘驱除。 ’矮人牧师乔恩闭上眼睛一声祷告,抬手一道光芒笼罩上了青年的身体,青年干咳了两声,吐出最后一只蚂蚁,他坐在那里呆滞了半天,突然又是一阵反胃,再度干呕的时候,却是一只蟑螂从喉咙里爬了出来。

他精神崩溃地跑到了船舷,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

“啊,我最近在研究传送法术。 一个课题就是门的连接,就是将一扇门的开口连到另一个地方去。 ”白河拿出手里的短魔杖转了一圈儿脸上露出了微笑:“这个研究有点失败,嗯,尤其是我试图把它作为一个法术应用到魔杖制作上面的时候,这根残次品只能影响小半个半身人能够通过的门户,大概就是一般狗洞的大小。 不过嘛,把蚂蚁洞蟑螂洞之类的洞口通向别人的喉咙和食道,还是蛮好玩的嘛,相信没人愿意把它们吞进肚子里吧。 顺道说一下,蚂蚁窝在刚刚经过的岸上,蟑螂洞就在甲板那里。

”他笑嘻嘻地说着,随着青年的呕吐声船上所有人的脸色都渐渐变得惨白,几个靠近甲板一角的人看着墙角洞口闪光的小孔,表情更加难看。 “还有船板下面的老鼠洞!你们看——马上就出来了。 ”随着白河的叫喊,双肩耸动的青年喉咙忽然间胀大,一只什么东西仿佛在他的嘴里吱吱吱地叫着。 他在白河笑声中吐出一只老鼠,他彻底地崩溃了,突然泪流满面地跪下,爬到白河膝下大声求饶起来:“求你了,让它们~呕~停止,求你。 ”白河笑眯眯地一摆手,这个青年翻着白眼停止了呕吐,他稍稍呆滞之后吐出了含在嘴里的最后一只老鼠,他俯下身子对着暗河就是一阵疯狂的呕吐,连隔夜饭都呕了出来,随后起身落荒而逃。 船上的人异常忌惮地远离了白河,矮人牧师乔恩倒是仍旧平静:“看来是我们的冒昧给你带来了麻烦,我和莉莉安向您道歉,瑞威尔先生。 ”这句话倒是让白河对这个矮子有些刮目相看,以白河对神棍的浅薄理解,能意识到自己错误的神棍实在是稀有动物,这让他心头的无趣稍稍降低了一些。

不过白河可没有被彻底糊弄过去,他笑嘻嘻地看着这个矮人牧师,道:“我以前一直听说有些神的牧师会对着人乱丢侦测阵营,我一直不太敢相信,没想到这是真的。 ”“哈姆陛下不代表单纯的善或恶,这也是莉莉安一直没有被选中的原因——她并没有透彻地理解哈姆陛下的教义,只是单纯地认为陛下会赐予她力量战胜邪恶,不过在卫队里面,这样的人更加受欢迎一些。 ”矮人淡然地说。

因为美白蠢。

白龙暗想。

“不过她刚才提出这个建议,我其实是赞同的。

”矮人牧师忽然话锋一转。

“哦?你们不怕得罪人?”白河好奇道。

“这是对立场的鉴别,不拒绝我们的我们视为同志,而终将与我们分道扬镳者,我们也会提前打好招呼。

”乔恩严肃道:“无论莉莉安对陛下的教义理解多么地片面,有一点她一直做得很好:陛下麾下无鬼鬼祟祟偷偷摸摸之辈。

”“好顶赞。

”白河大大地竖起了拇指,什么叫坦率实诚,这才是。

尽管被夹枪带棒地讽刺为不够光明正大,不过白河却并不讨厌这种有礼有节的指责。 矮人继续道:“这次任务来得太快,我们刚到这里,就收到通知要去对付沙德,在战斗爆发之前的短暂时间里,我只能尽快地用简单的手段来猜测某些陌生人的目的。

”“看来你们已经猜到了?”白河似笑非笑。 矮人突然站了起来,他严肃的脸变得更加肃穆,甚至有着某种严厉的意味,说出的话却只有近在咫尺的白河能够听清:“瑞威尔先生,我们一到达这里就感到很痛惜,痛惜着琼克先生居然变成了这样,以前的他虽然虚荣怕死还有些浮躁,但是心中的黑暗还没有现在这样沉重,一定是有人引诱他堕落吧。

”他看了一眼白河的表情,后者仍然似笑非笑。 矮人深吸了口气:“我们是秩序和法令的守卫者,我们防备的从不是单纯的所谓邪恶,而是秩序被践踏颠覆。

看到了琼克先生的情况,我们很不希望见到一位秩序的践踏者出现在北地。

如果这种破坏者出现,受公国聘用守护着这里的哈姆卫队一定会不惜一切与他斗争。 ”“这是警告吗?”白河饶有兴味地问。

“这是劝告。

”矮人道。 “这个问题暂且不谈,不过你们真的准备就这样来对付沙德?”白河奇怪地看着又被拖出来的青年贵族:“他身上装备着法术破解权杖和很多高级装备,刚才面对我那么简单的法术攻击竟然会措手不及?”他皱起了眉:“有能力保护自己都保不住,这种战斗意识好象有点……”“战胜沙德很困难,打破他的计划却相对容易,何况真刀真枪上去的又不是他们。

”矮人语气有一点鄙夷,他一指地下河另一侧的火光:“前面的主力都是老战士,看,进攻已经开始了。 ”……早早通过秘密通道进入邪教巢穴的勇士冲进了仪式现场,对于冰虹城的地下河而言沙德其实是外来户,很少有人对这里的熟悉能够超过真正的大地头蛇鲁德男爵,通过他控制的城市各地的黑帮,很轻易就能够找到若干条秘密通道直达目标。 这些作为先头部队的战士冲入了会场,正在进行仪式的邪教成员措手不及。

如矮人牧师所说,侵入的勇士都是经验娴熟的老战士,人数虽然不多,但是战斗力则非常精悍,一些哈姆的牧师也在其中,他们配合娴熟,展示出非常高超的战斗能力。

正在引导仪式的魂手沙德措手不及,在他的计划里,城里的人至少也要过个半个小时才能发现不对,那时候他的仪式已经开始了。

变故让沙德有些恼怒,他吩咐手下按部就班进行血祭,大量被迷惑了心智的信徒跳入了血池,而他则带着几个精锐战士进入了战场。 外围放哨的信徒被杀的只剩下大猫小猫三两只,沙德气急败坏地一顿手杖,一扇黑色水晶一般的门户在他身后敞开,十只皮肤如黑色水晶般的怪物冲了出来,他们身材高大,两腿细长,拥有四只粗大灵活的手臂,晶体结成的爪子闪烁着尖锐的寒芒。 这些怪物的脑袋上看不见五官或者面孔的东西,不过一些扭曲的脸孔如影像一样在他们晶状的身体上‘播放’着,似乎有隐约的惨叫声从中发出,渗入直视者的灵魂。

他们进入战场,顿时改变了战局。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