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爱错,下场惨烈

来源:本站2019-05-15142 次

  闵姜西刚回办公室就有人凑上来道:“没事就好,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无聊,背地里搞这种戏码。

”  “就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就拿出来吸人眼球,安的什么心?”  “幸好你带客户过来解释清楚,不然有些人指不定怎么传呢。

”  闵姜西略懵,显然吃不消大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有人道:“你刚回来还没看内部邮件,大老板已经发了通知,说照片上的事是误会,叫大家把照片都清了,不许私下流传,还要彻查外传人员。

”  “真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还往外传?”  “有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  “姜西,没事的,你别往心里去,我相信你。 ”  “我们都相信你。 ”  秦佔前脚刚走,后脚公司就辟谣了,傻子都知道刚才在会客室里谁占了上风。 秦佔占上风,等同于闵姜西占上风,公司里会察言观色又善于随风倒的人多得是,之前在看热闹,等热闹平了,马上又跳出来装一波好人。

  闵姜西无意跟这群人打交道,点头客气两句,迈步往自己的位置走。

  陆遇迟担心她,课都没去上,见她从人群中走开,给她发了微信。   “没事儿了?”  闵姜西说:“秦佔吓唬毒鳗,说要告她污蔑诽谤,她马上说相信照片是误会。 ”  陆遇迟说:“你能不能让秦佔直接把她踢走,放在眼皮子底下跟臭虫似的,不咬人膈应人。

”  闵姜西说:“毒鳗以为把事儿闹开了,难堪的只是我,忘了秦佔更要面子,他怎么会忍?别提了,秦佔差点儿要告先行。 ”  陆遇迟很快道:“那丁恪不也得跟着背锅?”  “所以这事儿只能低调处理,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  陆遇迟道:“我忽然觉得秦佔人品不错,就算他是为了自己的名誉来的,那也顺带收拾了毒鳗,替我们出口恶气,如果下次在小区里遇见,我一定当面表示感谢。

”  闵姜西正要回话,又来了一条微信,是丁恪叫她去办公室一趟。   闵姜西对陆遇迟说:“丁恪叫我过去,回聊。

”  陆遇迟贱贱的发了句:“他怎么不叫我过去?我好想他。 ”  闵姜西顶着焦头烂额的一堆事儿,还是忍不住发了个跪在马桶边呕吐的表情包。   敲门进了丁恪办公室,丁恪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他靠在椅子上长叹了一口气,“百闻不如一见,你这个客户,真难伺候。

”  闵姜西拉开客椅坐下,面不改色的说:“谁让有些人不长眼,八卦到他头上。 ”  丁恪问:“他是为他自己来的,还是为你来的?”  闵姜西眸子微微挑起,眼带打量。

  丁恪说:“别想歪,我就是不知道你俩私下里有没有通过气,他是故意用这招儿替你澄清,还是真不高兴了。

”  闵姜西如实道:“我也以为他只是借个由头堵何曼怡的嘴,谁知道刚刚在外面一问,他是真的不高兴。 ”  闻言,丁恪立马戒备,“他不会真要告我们吧?”  闵姜西说:“目前看应该不会,我又不是他肚子里面的蛔虫,他怎么想,我猜不着,如果照片的事儿继续往外流,指不定哪下就触到他的霉头,他说话还是特别算话的。 ”  丁恪眉眼间带着几分严肃和不爽,“我刚听说照片的事儿就让何曼怡通知下面,不要乱传乱说,这事儿还有待考证,不知道她怎么跟下面人交代的,现在外面的公司都打电话来跟我问八卦。

”  闵姜西冷静的道:“她巴不得全行都知道我的丑闻,我是没听说她叫下面人不要乱传。 ”  丁恪说:“凡事只想自己,不为大局考虑,秦佔骂她几句也不多。 ”  闵姜西冷声道:“如果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也行,现在被人质疑上层选人有问题,自己脑子有坑还要别人替她买单。 ”  丁恪思忖片刻,不避讳的说:“这次年会过后,我会找机会跟楚晋行提一下,毕竟何曼怡是公司第二管理人,我没权利单独决定怎么处理。

”  办公室里的百叶窗全都落着,闵姜西不怕外人看见,她单手撑着下巴,无聊又感慨的说:“何曼怡做这么多事儿,不过是看我不顺眼,看我不顺眼,也是误以为我跟你之间有私情,如果她知道做了这么多,不但没有争取到你,反而引起你的反感,不知要作何感想。

”  丁恪道:“公是公,私是私,她公私不分,我有责任向上面回报。

”  闵姜西道:“说一千道一万,都是爱情惹的祸。 ”  丁恪说:“不是爱情惹的祸,是爱错了惹的祸。

”  闵姜西抿抿唇,不置可否,爱情这玩意儿,稍有不慎,轻则伤心,重则伤身,百分百的胜率才勉强是个白头偕老,但没人说白头偕老就一定会幸福长久,谁晓得半路是不是吵得鸡飞狗跳,心力交瘁?  大家平日里都挺精明的,稳赚不赔的买卖都做的小心翼翼,怎么偏偏一看就赔本的爱情买卖,却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里跳?  闵姜西相信,何曼怡一定是有些本事才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诚如丁恪所说,是爱错了,所以惹了祸。

  身边一次次血淋淋的事实证明,别谈爱情,容易翻车。   这边闵姜西在感慨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另一边,何曼怡仍旧执迷不悟。

  她看到丁恪群发的消息,又看到闵姜西进了他的办公室,光天化日,挡着帘子,不晓得他们在说什么,做什么。   丁恪有意护着闵姜西,她看出来了,哪怕秦佔也是明目张胆的偏袒她,丁恪还是选择性眼盲。

  他要护闵姜西,她就偏要把她推出去当靶子。   做决定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何曼怡打开电脑,给楚晋行的工作邮箱发了秦佔和闵姜西的‘不雅照片’,后面又赘述今天秦佔来公司替闵姜西撑腰的全过程,包括羞辱,恐吓,挑衅,以及讽刺先行大老板等诸多罪状。   何曼怡表示自己很委屈,一切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儿,却被闵姜西仗势欺人,明里暗里打压了很久,实在是不堪其辱,只能找总公司求助。

  一长篇有理有据的告状信打完,检查一下无错别字,何曼怡点了发送。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