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婚有刺何聪夏至小说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来源:本站2019-07-112 次

初婚有刺何聪夏至小说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经典小说《初婚有刺》是芭了芭蕉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何聪夏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年轻貌美的女记者忽然怀孕了,孩子不是老公的。 当做金丝鸟被圈养,却不知道对方是谁有一天晚上,一个人爬上了她的床“怎么是你?”...精彩章节试读:桑旗如果直接跟总社的领导投诉的话,的确不是总编能够罩得住的。 他平时待我不错,我也不能害他。 我反过来安慰他:“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对给人家抓住了小辫子,也害的你被领导批,我这就去办离职手续。

”我转身拉开办公室的门,总编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你可以拿三个月的工资,这是我唯一的权利。

”总编仁至义尽了,我向他深深一鞠躬,然后走出了办公室。 走到我的办公桌前,端起桌上的水一饮而尽。 秋天天凉,早上倒的水现在已经凉透了。

我怎么觉得凉水卡在了我的牙缝里。 满嘴满心的凉意。

昨天被婆婆赶出家门,今天又失业了。 我无处可去,只能回到昨天晚上的豪华别墅。 午饭已经做好了,香气扑鼻。

我默默地吃着,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缘故。

明明我很郁闷,但是胃口很好。

快吃完的时候,小锦抱着一摞书放在桌上。 我抬眼看了看,又埋下头继续吃。

“夏小姐,这是董秘书送过来的书,请你有空的时候看。

”我拿过一本翻了翻,是关于孕妇的书,目测那那一大摞都是。 “我不看。

”我还没想好把孩子生下来,看那些书做什么。

“董秘书说您现在没有工作了比较有空,正好可以好好看看。 ”我立刻抬起头来看着小锦:“他怎么知道我失业了?”小锦摇摇头:“我也是听董秘书说的。 ”那个董秘书,好像什么都知道。 我放下筷子在餐厅里团团转。 我分析了无数个可能,但是又统统被我自己给推翻。

“你有董秘书的电话吗?”我问小锦。 她摇摇头,忽然又想起来什么:“家里的电话里应该有,我去找。

”她在电话的来电显示里翻到了董秘书的电话号码,正要抄给我,我看了一眼便记住了。

这是我做记者练就的本事,多长的数字看一看也就记下了。 我拨给董秘书,他很快就接了,语气客套:“夏小姐,找我有事?”“我要见你的老板。

”他似乎料到我提出这个要求,回答的很套路:“需要见面的时候,您自然会见到。 ”我就猜到他会这么说。 我很冷静地告诉他我的决定:“我要见他,不然的话我就把孩子打了。 ”我笃定,那个人是想要孩子的,不然不会把我圈养在这里,好吃好喝地伺候着。 我甚至觉得,很有可能今天我丢掉了工作,和那个幕后的人也有关系。

我一个做新闻的,上串下跳的伤着孩子怎么办?董秘书顿了顿,随即回答我:“您打了孩子,就彻底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了,夏小姐是记者,最喜欢刨根究底的,会白白放弃这个机会?”董秘书很会谈判,但是忘了我是做什么的。 我笑着答他:“你觉得我会用十月怀胎漫长的时间去换见一个人?我已经预料到我之后的命运,生下孩子就被赶出去,早走晚走都要走,何必搭上我十个月的光阴?”董秘书在电话那端又沉默了,过了一会才说:“夏小姐,我得先汇报给我的老板才可以。

”“我没什么耐心,明天晚上之前我见不到人,后天上午我就去做手术。 ”我撂了电话,气的坐在沙发里半天起不来。

就算有可能明晚会见到一个秃头啤酒肚的老男人,我也认了。

最起码上去扇他几个耳光,才能稍微平息一些我心中的怒火。

但是,何聪一定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

试问,任何一个男人知道了他的女人给他戴了绿帽,肯定会暴跳如雷,只有何聪是躲躲闪闪的。 我睡了个午觉,养足了精神就去何聪的新房那里堵他。 我料定他没有出差,因为我在车库里没有看到他的车,他总不能开着自己的车出差吧!我坐在能看见何聪那栋小楼的对面花坛上,被冷风吹了一下午。 终于在傍晚的时候,他开着车回来了。 他下了车,用袖子在车门上擦了擦。 我冲过去拽住他的衣服,他吓了一跳,回头看是我,表情很是古怪。

“小至......”“你不是出差了么?”“我不是才回来?”他唇角颤动着拉开我的手。

“你开着车出差?”“就去邻城,就开自己的车了。 ”我不想纠结他是不是出差了,我今天要把话问清楚。

我把我昨天去医院的化验单给他看:“看明白了么,我怀孕了。

”他看了半天,然后抬头看我的目光闪烁:“小至,小至......”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所以我更笃定那天晚上的事情跟他有关。 “那天晚上,你把我卖了是不是?”不需要他回答,我就能猜出七八分。 何聪在他们集团公司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副经理,上次调岗没有他的份,他郁闷了好久,做梦都想升职。 因为我漂亮,他经常带我去应酬,虽然我很不喜欢那种环境,但是他总是求我,看在他可怜的份上,我有时候便陪他去一次。

那天晚上,是他们集团的领导和合作企业的一些高层。 我无疑是宴席上的焦点,很多人夸我长的美。

他们灌我酒,而何聪完全不帮我挡酒,所以我很快就喝醉了。

接下来的事也没什么好难分析的,我被何聪给卖了,他把我送到了一个高层的床上,就这么简单。 “小至,你别说的这么难听,那天晚上领导让我去送人。 ”“哪个领导,送谁了,你告诉我,我一个一个去找!”“小至,你别这样咄咄逼人的。 ”他为难地看着我:“你太敏感了,根本没有你想象的那些事!”“如果没有,你为什么一个星期之后就升职了!”当时我没有想太多,现在联系起来一想,他能升职应该是卖了我的奖励。

“小至,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他倒是很委屈的样子:“你现在不要太激动,你不是怀孕了么!”“哈,我怀孕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讥讽地笑道:“你还打算做便宜爸爸?”“啪!”响亮的一记耳光打在我的脸上,脸颊**辣的痛着。

阅读全文阅读全文。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