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天津高考四:我是“不成器”的孩子

来源:本站2019-07-1063 次

2018天津高考四:我是“不成器”的孩子

  据说,我出生后不久就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抓周”仪式上,我的选择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七大姑八大姨们眼睛都瞪成了大个的乒乓球。   长辈们精心摆放的钢笔、计算器、小汽车、公章、人民币,我连看都不看,却一下子抓住了不远处一个精致的痰盂。   “这孩子,将来恐怕难以成器了!”  爷爷叹息,奶奶叹息,姑姑叹息,除了爸妈,所有人都叹息,  爸妈认为这一次“犯规”无效,再次发令后,我把手伸向了公章。   爸妈终于很高兴,爷爷、奶奶、姑姑,也终于高兴了起来。   “这孩子长大了要做官的!”这话被他们说了十来年。

  三年级时,我的兴趣不知怎么地转向了泥塑,用自己可支配的压岁钱买来各种颜色的泥巴,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玩”泥巴。 爸妈扔了几次泥巴后,终于无可奈何地“任我行”了。

  “这孩子,真不成器!”  爷爷叹息,奶奶叹息,所有人都叹息。   其实呢,我的成绩还不错,年级中上等。

只是跟他们的期望值有点远,他们都指望着我“做官”呢。

可我呢,连个小组长都不是。   初三了,成绩进入年级前十。

有一天突然走火入魔,要搞什么家庭化学小实验,置备了很多瓶瓶罐罐,冲破爸妈的围追堵截,竟然坚持了小半年。 那些日子,爸妈常常无缘由地叹息,有时我则无厘头地接茬儿:  “这个不成器的孩子啊!”  还好,中考发挥超常,进了市重点。 只是我实在不能像学兄学妹们一心只读圣贤书,今天对上合组织感兴趣,明天又关注博鳌亚洲论坛,转天又研究起世界互联网大会,前两天又撇下成堆的练习题被崔永元怒怼冯小刚的事转移了注意力。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高分贝的大合唱,居然不能对我有半毫的影响。   “这孩子,将来成不了大器!”  恨铁不成钢。

我懂,他们还是承认我是能“成器“的,只是成不了“大器”而已。   突然想起了当年我抓到的那枚公章。

  其实是仿真玩具,假的。

我是“不成器”的孩子。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