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皇上,你偏心

来源:本站2019-05-15184 次

  孤飞燕不仅仅是给天武皇帝出难题,而且心中还有别的算计!  见天武皇帝朝她投来质问的目光,她立马装傻。 她也不说话,就挺直了腰杆,露出一脸视死如归,绝不屈服的表情来。   祁世明和李尚书哪知道孤飞燕和天武皇帝的秘密,两人见孤飞燕这般表现,相互交换了下眼神,皆是嘲笑。

  天武皇帝虽然强忍,可是脸色真真一点儿都不好看!他原本想着孤飞燕来求他,现在倒好,就算孤飞燕不求他,他也得绞尽脑汁帮她开脱!  “斩立决”这种事,如何开脱?他将来若给特例,岂不失了威信?还如何能服众,服军心?好端端的一个局,被孤飞燕用三个字就搅了,他成了冤大头!  天武皇帝越看这张军令状,越是恼火憋屈,半晌都没做声。   可是,祁世明和李尚书压根不知道真相,两人一边窃笑,一边等着。 至于,孤飞燕,早已眼观鼻鼻观心,不出声。

  一室寂静,时间渐渐流逝,天武皇帝一直没有表态。   终于,祁世明忍不住了,“皇上?”  天武皇帝这才缓过神来,生怕被看出端倪来。 他只能暂时认了,他将军令状丢给祁世明,“就这么办了!”  然而,祁世明却还不满足!  他认真说,“末将提议,将此军令状临摹数份,张贴于各部,公告于众。

孤大药师如此担当,乃是文武众臣学习的榜样,对于以公谋私之辈,亦是警告!”  以公谋私?  天武皇帝本就不爽,听了这话顿时恼了。 若不是祁世明以公谋私,他能成冤大头?  他拍了桌子,再也不掩饰愤怒了,火气全发在祁世明身上。

  “祁世明,你是糊涂了吗?这等丢人之事,还敢大肆炫耀?呵呵,若人知晓军中缺药,是何后果?堂堂一个大将军,竟如此大意!你该当何罪?”  祁世明吓来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高兴过头了。

  他连忙下跪,“皇上息怒,末将糊涂了,糊涂了!”  天武皇帝气不过,又怒声,“罚一年俸禄,抄兵书百遍!”  这话一出,别说祁世明了,就是李尚书都惊了。

就说错一句话,这惩罚未免也太重了点吧?  祁世明好不委屈,“皇上,末将……”  天武皇帝怒声打断,“怎么,还不知错?”  祁世明不敢再说话,立马领了命,带着军令状离开。

而李尚书也不敢久留,匆匆告辞。   出了玄庆殿,祁世明握紧军令状,匆匆而走。   李尚书连忙追上,“祁大将军,兹事体大,军心不稳,皇上难免生气。

您呀,别往心里头去。 ”  祁世明憋屈着,点了点头,“皇上英明,老夫怎么敢往心里头去?”  李尚书笑了笑,道,“是是,皇上英明,皇上英明!祁大将军,东疆战事,可全都靠少将军了。 虎父无犬子,少将军初次领兵上战场便大获全胜,这前程必是不可限量!还望少将军能一鼓作气,打万晋军个落花流水,再送捷报!”  他奉承了一番,又补充道,“您放心,下官一定尽快督促孤大药师交出金疮药。 若需任何军资,兵部定当全力配合!”  祁世明十分满意,收好军令状,便同李尚书一边往兵部走,一边讨起了军饷!如今,祁家什么都不缺,金疮药其实也是有储备的,缺的就只有军饷,有了军饷!  祁世明和李尚书走远了,玄庆殿的太监宫女全都离开,大门也缓缓被关上。

  天武皇帝终于彻底拉下了脸来,他用力拍了桌子,怒声质问,“臭丫头,有了神农谷当靠山,翅膀硬了,你竟敢这么威胁朕?”  孤飞燕心里头非常清楚,总有一日,她免不了要真正威胁这个老皇帝的。

但是,不是现在。   她并不忌惮天武皇帝的怒火,脸色平静、淡定,她反问道,“皇上,莫不是你同祁大将军一样,都知晓三七告急,都觉得我无法按时交出金疮药?”  天武皇帝先是一愣,随即大喜,问道,“丫头,莫非你有办法?”  孤飞燕突然箭步上前,在天武皇帝眼前,狠狠地拍了桌子,怒声,“好呀!皇上,看样子你真的知晓三七告急呀!”  天武皇帝尴尬了,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露了陷。   孤飞燕又拍了桌子,怒声说,“偏心!您明明知道祁大将军故意刁难我,算计我,您不帮我解围就罢了,还助长他的气焰!哼,燕儿尽心尽力为您炼制丹药,祁家父子一直给皇上惹麻烦。 您如此偏袒,护短。 燕儿心寒呀!”  天武皇帝原本还恼火孤飞燕敢跟他拍桌子,听了她这话,就更加尴尬了,也生气不起来。

  他心虚,正要解释安抚,孤飞燕却第三次拍下桌子,“皇上,你让燕儿心寒不打紧,反正,燕儿也无能为力!但是,让老百姓们心寒,您让靖王殿下和程大将军心寒!那可就……”  天武皇帝狐疑了,“此话怎讲?”  孤飞燕解释道,“皇上,天炎只需兵逼万晋边界,便可逼迫万晋皇上给出交代。

可是,万晋皇帝还未处置百里明川,祁少将军一到东疆立马发兵,先挑起战争。 如此一来,给了万晋不道歉的借口,咱们天炎还被反咬了一口。 祁少将军是赢了两场仗,有了功勋,有了战绩!但是,天炎失去的是不战而胜的大好机会。

东疆的老百姓本不该受战乱之苦,如今这局面,他们能不怨不恨?”  孤飞燕见天武皇帝不排斥,又继续道,“皇上,当初,细作一案,程大将军退让,靖王殿下亦没有强求皇上重罚祁家,而令祁彧戴罪立功,将功抵过!想必,程大将军和靖王殿下都是用心良心,顾全大局,谋不战而胜之局。

否则,怎么会提议让祁彧一个从未单独带兵打仗的人,远赴东疆呢?我刚进宫就听说您在早朝上嘉奖了祁彧,您这不是寒了靖王殿下和程大将军的心吗?”  孤飞燕又看了天武皇帝一眼,见他还不说话,她故做气馁,“罢了罢了,谁让祁彧本事这么大呢?皇上您要偏心就偏心吧,说不定,他再战几场,万晋皇帝就真的怕他了!”  这话一出,天武皇帝的眼色终于变了。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