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家长如何面对中考生叛逆

来源:本站2019-06-1081 次

中考家长如何面对中考生叛逆

  孩子一般初中阶段开始叛逆,老是不听话,而且总是和我吵架,老是和我对着干,我该怎么办?相信这是所有的初中家长都会遇到的问题。

碰到这样的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处理呢?这篇文章会给你上一节无比生动的课:  窗外的乌云纠结着,在酝酿一场风雨。 我的心,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风雨,我和女儿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她想剪一位当红歌星的发型,我指着海报温和地说:你看,她的头发全堆在脸上,眼睛只露出小半只……女儿不容我说完,学着我的腔调说:那样很闷热,而且怎么看黑板和写作业,对不对?我假装听不出她嘲讽的语气,微笑着点点头。   拜托你,妈妈,你要弄清楚,这是我自己的头发!人的头发不知有多少根,但是导火线只需要一根。 我们大吵起来,话一出口,就变作飞溅的玻璃碴。 最后,她极不情愿地妥协了。 我追上去,递过一把伞,她坚决地推开。

从女儿进入青春期后,我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种尴尬。   1  当初,那个粉色的小肉团,只要吃饱喝足就无限满足。 一听到我的声音,就会转动眼珠微笑。

都已经上了小学,回到家,书包都不放,就去厨房找我,要先将头放在我胸前一会,才会满足。   而现在,她一回来,就迅速地关起门,不愿意跟我多说一句话。

又一方面热衷于和我顶嘴,仿佛我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件事,都是荒唐可笑的。 她不断地挑战着一个母亲的耐心。

  小狗土豆蹭了过来,我伤心地对它说:瞧,还是你好,没有烦恼!土豆的眼珠,幽幽地看着我。 当年,在宠物市场上,小笼子里住着一对亲昵的母子。 店老板说,吉娃娃至怕孤独,你把它们两个一起带走吧。 我欣然应允,女儿还给那个可爱的小家伙,取名叫豌豆。

  一次,调皮的豌豆钻进了茂密的树林里,从此再也没有找到。 不仅土豆伤心欲绝,我们一家也难过了好久。

  雨下起来了,女儿很晚才回来,她全身湿透,一进门就直打喷嚏,我递上一条毛巾,她看都没看,就冲进了自己的卧室。

我犹豫了一下,敲敲门,要她把湿衣服脱下来,她倔强地保持沉默。

  我推门进去,天哪,她的头发,比男生的还短!她挑战似地看着我,仿佛在说:这下,你满意了吧?我哆嗦着,转身离开。 仿佛是自己,裹着一身又冷又湿的衣服。   2  周末的下午,女儿小心翼翼地请求,要和同学一起去郊区参加一个营火晚会,我拒绝了。

她带着哭腔恳求:妈妈,我们谈谈好吗?我说:我不想再与你吵架!她委屈地叫道:妈妈,你从来都不肯听听我是怎样想的!我们之间再度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受到惊吓的土豆,躲进了沙发底下。

  我默默地退回卧室,土豆用温热的舌头舔着我的手背。

感慨万端,我用十二年半的时间,辛辛苦苦地养育了一个敌人。

老公劝我与女儿和解,我咬紧牙关,声明不再管她的事。

就这样,在同一座房子里,我们冷漠地过着互不相干的生活。

  那天黄昏,我照例带土豆出去。 不远处,有个女人拉着条小狗,又骂又踢,小狗呜呜地叫着,就是不肯上车。

忽然,土豆箭一般冲了过去。

土豆疯了一般,拼命去咬被虐小狗的链子。

那瘦弱的小东西,正是我们丢失了半年的豌豆!我和那刁蛮的女人起了争执,直到提出要诉诸法庭,她才肯还回豌豆。   见到豌豆回来,女儿脸上露出多日不见的温柔。 她仍然不说话,却帮忙着给豌豆洗澡,并给它食物。

我轻唤豌豆,它警觉地退到墙角,狂吠不止。 土豆时不时用鼻子温柔地蹭它,或者为它轻舔伤口,试图消除它的紧张,但豌豆却恼怒地反过来扑咬着自己的妈妈。

  豌豆似乎彻底忘记了土豆,它把这个至亲的人当作了敌人。 不到一周,土豆已是伤痕累累,我想,还是把它们分开吧。 便打电话请朋友帮忙。

  朋友来领豌豆,土豆显得惊惶不安,它呜咽着,哀痛欲绝。

我明白,它是怕再一次失去孩子。

当朋友将豌豆装进小篮子时,忽然土豆跳了起来,狠狠死咬住朋友的手袋,我们如何劝慰都不松口。

那种执着的眼神,令人敬畏。   震惊的我,轻轻抚摸着土豆,它有一颗多么宽宏的母亲的心。 不怕受伤、不怕失败,千万次地去温暖那颗固执的心。 我的心,变得柔软起来。

  我努力说服自己,像土豆那样,慢慢地靠近女儿。 她喜欢的CD,我买来放在书桌上;她坏了的眼镜,我悄悄拿去修好;然后,恢复了帮她晒被子的习惯。

我的心中,仿佛拔去了杂乱的荆棘,开出一片安宁的花朵。

女儿有些意外,有些不安,但她仍然不愿靠近我。 不过,我有足够的耐心去安静地爱她。

  3  星期天的中午,女儿独自站在窗前。 我走到她身边,她抬起眼睛,眼神有些忧郁。

看着这个单纯的、容易受伤的小女孩,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即将长成的明媚少女。

我诚恳地说出自己的心情,僵局被打破了,她终于开口,心底的郁闷,奔涌而出。   女儿说,其实那天,她先是赌气理了明星发型的,理好了,却发现很滑稽。

懊恼地让理发师重剪,没想到弄得更丑。 她伤心到失魂落魄,我却误会她还在与我斗气。

  她还说,那天,去参加郊外舞会的人,刚点起营火,就被瓜农追到上气不接下气。

那是人家的良种实验田,种子都已发芽。

更丢人的是,第二天训导主任领着瓜农,像抓贼一样,挨着班认人。 那一刻,她心里无比感激妈妈。

我们俩捧腹大笑,所有的不愉快都在笑声里渐渐消散。

  她还告诉我许多,我从来不知道的一切。 她说,有时,那么急地、不顾一切地否定我,只是想证明自己长大了。 可是一旦受挫,又无比沮丧和茫然,那么渴望妈妈的怀抱,同时,强烈的自尊却又阻止她靠近我。   我再一次被震撼。

每朵花蕾,都是一个青春的结,在打开之前,总会经历无数的困扰。

这样的时光,只有根茎相连,知心会意,枝叶相扶,不离不弃,才会开出一朵青春的芳华啊。 这些,我明明是知道的,事到临头却要土豆为我做出榜样。

  我感激地看着土豆,它正与豌豆兴致勃勃地玩一只粉色的海绵球,像两个亲密无间的朋友。

我与女儿,相视而笑,心里的那扇窗,被阳光洗得透亮。

1。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