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麻烦的烂摊子

来源:本站2019-05-1520 次

  孤飞燕一边往御药房走,一边暗暗庆幸。

天炎的局势再怎么变化,也影响不到御药房。 哪知道,她刚刚到御药房,南宫大人就给她报了一个坏消息。   上个月初,兵部从药剂局调用了一批金疮药,送往东疆军中供伤员使用。 然而,这批金疮药的药效大不如前,直接导致了部分伤员枉死,部分伤员伤势加重,亟待救治。

  药剂局是天炎国掌管全国药品炮制和买卖的机构,虽职能独立于御药房,平素同御药房并没有直接的联系,但实际上仍归属御药房的监管。

  换句话说,药剂局犯了事,御药房的大药师就有监管不到位的责任!  新官上任遇到烂摊子在所难免,可是,这摊子未免太大了点!事关士兵性命,战争成败,天炎的安危呀!而且,这一回统兵的是她的仇人,祁彧!  孤飞燕恼火地拍了桌子,怒声质问道,“南宫大人,军需之物何等重要,你别告诉我这批药御药房没有派人验过!”  南宫大人的眉头聚满了愁云,焦急地回答,“验过的验过的,是上官英红亲自带人去验的。 当时……当时也没验出问题来呀!怎么就……”  孤飞燕正要追问,南宫大人就递上了一瓶金疮药,“孤大药师,这是军中派人快马加急送回来的,确实有问题。

兵部的人刚送来的。 ”  孤飞燕立马将药瓶打开。 她都不需要取出药膏,只轻轻一闻,立马发现问题所在她更加生气了。

  “这味药中属三七份量最重,用以散瘀止血,消肿定痛。

你闻闻,三七的味呢?上官药监带去的药师都是死人吗?这都是怎么验的?马上报大理寺,抓捕上官英红,还有所有参与的药师,一个都不许漏!药剂局那边,所有经手过这批药的人,也一并逮捕!”  孤飞燕可以收拾这烂摊子,但是,绝不背黑锅。

该谁的责任,谁都休想逃!再者,三七的价格不低,这批药被扣下来的费用也不低,若不追回来,御药房得自掏腰包的补上的。

  孤飞燕急着抓人,南宫大人却着急地说,“孤大药师,下官刚刚就报大理寺了。 只是,如今的形势,就算把人抓回来,赃款补齐了,也无济于事呀!”  孤飞燕不解,“怎么说?”  南宫大人无奈极了,解释道,“孤大药师,前两年三七的收成都不好,价格逐月攀高,今年大多数药店都断货了,药剂局的储备有限,能供出来的早就都供出来了。

这两个月来,药剂局生药库那边一两三七都没收到,派人去神农谷的药材市场采购,也都还未有消息。 ”  这话一出,孤飞燕立马明白事情的关键了。

  上官英红他们并非偷偷扣下三七,拿去倒卖谋利,而是虚报了三七的存量。

以药剂局真正的储备量,根本提供不了那么多金疮药。

换句话说,如今就算有买药的钱,也买不到药了!  军中缺药,首要之事就是尽快将药补上,其他的都是其次!  孤飞燕思索了一番,认真问,“御药房中有多少储备?”  南宫大人答道,“孤大药师,御药房中的储备也不多。

且,如此紧缺之药,御药房仅能调入,不可外送。 ”  孤飞燕摸了摸小药鼎,刚要出声,南宫大人竟道,“孤大药师,下官有一计,不知当说不当说?”  孤飞燕好奇了,这种情况下,南宫大人还能有什么计策?  她道,“且说来听听。

”  南宫大人道,“孤大药师,此时就算去神农谷求药,也来不及送往东疆。 唯一的法子便是同玄空商会购药。

三七产自南方,这两年都被玄空商会高价采购。

玄空商会距离东疆最近,若是玄空商会能直接送药过去,必可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  玄空商会?  孤飞燕听说过这个组织的,靖王殿下手上那张黑卡,正是出自玄商阁。 而玄商阁隶属玄空商会。

  这个商会,可以说是玄空大陆上最大的财团,约莫有二十年的历史,生意遍布玄空大陆,势力不容小视。

  只是,孤飞燕并没有想到,玄空商会还会涉足药材行业,跟神农谷抢生意。

  孤飞燕认真问道,“玄空商会此举为囤积居奇,这个节骨眼上去跟他们买药,代价不小呀!御药房能付得起吗?”  南宫大人有些胆怯,却还是如实说了,“孤大药师,执掌玄空商会药材买卖的理事,正是温雨柔温药师的……堂哥温子杰!若是温药师能出面,此事,自是好商量。

”  孤飞燕先是一愣,随即呵呵大笑了起来。

南宫药师说了那么多,这才是真正的重点吧!原来温雨柔的后台不仅仅是温家,还有玄空商会呀。

怪不得她在御药房能如此平步青云了!  见孤飞燕笑,南宫药师有些无奈,却还是继续道,“温药师就在隔壁,此事,下官已同她讲明。

还请……还请孤大药师决断!”  孤飞燕嘲讽起来,“南宫大人,你任期之内的烂摊子,你自己不是有办法怎么收拾了吗?还需要同我请示什么?”  孤飞燕绝不可能去求温雨柔帮忙,南宫清云的做法也让她反感。

她起身就要走,然而,这个时候门外却传来了通报声,梅公公来了。

  南宫大人连忙迎出去,孤飞燕却慢腾腾起身。 哪知道,梅公公一进门就道,“孤大药师,兵部李尚书在皇上那告你的状。 皇上有令,传你速到玄庆殿。 ”  兵部尚书糊涂了吗?他让她收拾烂摊子还差不多,告她什么状呀?  孤飞燕隐隐察觉到了不对劲,这时候,南宫清云就急了,“孤药女,下官同您一道去吧!”  孤飞燕点了点头,暗想,南宫清云虽不是很靠谱,但也还算厚道。   然而,梅公公却说,“南宫大人,皇上要见的是御药房的管事者,您呀,还算别凑热闹了。

”  这话一出,孤飞燕就惊了。

  天武皇帝这又是什么意思?不至于不甘心,要借机找她茬吧?  孤飞燕也不耽搁,立马跟梅公公赶去玄庆殿。 然而,她刚进门,就看到祁大将军祁世明在场。

  孤飞燕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大步走进去,同天武皇帝福身行礼。

  祁世明却毫不客气出声怒斥,“孤大药师,此事,军愤难平,军心难定!你身为御药房大药师,必须代表御药房给那些枉死的士兵一个交代,亲赴军中道歉!”。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