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青春飞扬的纯真年代

来源:本站2019-07-10101 次

难忘那青春飞扬的纯真年代

前两天上街时遇到一初中同学,我们先是感叹一番岁月催人老,然后就海阔天空地聊各自的现状,聊到最后,自然就一起聊到了同窗共读的青春年代。

于是思绪穿越时空,翩舞的青春飞扬在那纯真的年代。   我上初中那会,就读于我们镇上的新宁五中。

新宁五中是我们新宁县的第五中学,那时在我们所处的地区,新宁二中是最好的初中,而五中就是排名第二的初中,也就是说在这里上初中的都是成绩比较好的,当然也有小学毕业会考时发挥失常的尖等生遗落在此。 那时来这里上学的也不只是我们镇和邻镇的人,还有其他县的人,我们班就有好几个是其他县的。   五中离我家很近,走路最多十五分钟就到了,因此一直以来我都是走读上学的(好像我们那个班只有六个走读生)。

因为走读的原因,也因为我们那时思想特别保守,因而我与班上的男同学的交集特别少,也因此而闹了一个大笑话。

  可能是受父亲的影响,我特别喜欢唱歌。 那时正在热播的电视剧的插曲和主题曲,我几乎都会唱。

那些寄宿生只是在周末才回家,喜欢唱歌的她们就老是让我课后去教她们唱歌。   一次课后,我又被一个绰号叫米老鼠的高个女生给拉到她的座位上去教她们唱歌。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上课铃响了,我正准备回自己的座位去,一抬头,发现一个陌生的男同学还在和我们班的几个男孩子在打闹,我便惊讶地说:那个男孩是哪个班的呀?都打上课铃了,他怎么还不回教室去?  她们几个顺着我手指的地方看过去,然后就一起哄堂大笑,米老鼠更是笑得气都岔了,我不解地问:你们怎么啦?……  旁边一个叫幸嘉嘉的男同学,走过去拍了拍那个男孩子的肩膀:谢兴叶,有人问你怎么还不回教室去上课呢?  那个叫谢兴叶的男孩子诧异地说:什么?谁这么问我呢?  在他诧异之时,米老鼠已经边笑边断断续续地告诉我,那个男孩叫谢兴叶,是上学期转到我们班上来的,都已经在这个班待了一学期多了,而我却不知道,这下糗大了,我连忙逃回自己的座位。 很快,任课老师已经迈着矫健的步伐走进教室,后面那群人还是止不住笑,害得老师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妥之处,不停地扫视自己的身上。   就这事,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被同学们下课休息时拿来取笑,而我却因此而记住了那个人的名字。   时隔多年后,我们再回忆起当初的事,她依然在笑个不停,而我依然觉得自己很丢分。   一阵笑闹后,往日的记忆渐渐苏醒,那时的点点滴滴又重回到我们的眼前。   说起米老鼠,不经意间我们就聊到了班上那些同学的绰号上去了。   那时印象深刻的几个同学的绰号就被我们拿出来翻炒,她说:还记得那个冷地仙吗?  冷地仙,当然记得啦!那是初中时期唯一一个被我吼过的男生,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那是一次大扫除时发生的事情。 那次轮到他和班上几个同学在教室扫地,在扫地时,他和另外一个男生在教室里追打,不小心将我的课桌给撞翻了,我的东西在课桌里翻腾,用来练毛笔字的墨汁瓶被砸烂了,墨汁流出来,将我的书包、书本全都染成了黑色,墨汁顺着课桌的缝隙滴落到地板上,有人提醒他帮我收捡一下,可他却满不在乎地说:不怕,她是我们班最温柔的女生,绝对不会骂人的。

然后掉头跑到教室外面去玩去了。

  等我清扫完后回到教室,还没走到我的座位,就有人好心地告诉我,让我赶紧收拾课桌,并且还将冷地仙不屑一顾的话语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我。

我是一个特别爱干净的人,听完同学的话后,连忙跑到自己的座位,掀开课桌盖,看到我的课桌里一片狼藉,书包、书本上都被染上一大片黑色的印花,那气就不打一处来。

边收课桌边跺脚,用抹布、纸巾,一切我想到可以用来清洁我课桌的东西都用上了,依然没能让我的课桌、书包、书本恢复到原来那洁净的最初。

气哼哼的我,站到教室门口,等着肇事者回来。   可能已经有人告诉他我生他气了,也有可能他看到我很生气了。

平时总是从教室后门进教室的他,居然改从前门进去了,我苦等半天也没等到他,一回头却看到他端坐在座位上,那个气呀,真的没法用语言来形容,于是气呼呼地跑到他面前,用手指着他质问:冷地仙,是不是因为我温柔,所以你才会这么对待我呀?你是不是想逼着我骂你呀?  原本热闹沸腾的教室刹那间鸦雀无声,几十双眼睛都在直愣愣地看着我们,知道原由的人就小声地将事情的原委告诉给大家,大家才了然,平时从不高声说话的我今天为什么会这么大声地质问他。

冷地仙当时满脸通红,呆呆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后来班长和学习委员跑来了,班长让他向我赔礼道歉,学习委员拉着我的衣袖劝我,并说让冷地仙赔东西给我。 我其实也是气不过,并没想让他赔东西,看到班干部出面了,而他也知道自己做得过分了,我也就没再说什么,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上初中时,我们都是15、6岁的青春少年,那时的我们,思想都比较守旧,女生和男生之间的那条三八线画得特别清楚。 从初一到初三,班上一直都没有早恋的事件发生。

然而临近初三毕业的最后一学期,却断断续续地惊爆出班上有六对早恋的男女同学。

这无疑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当时曾震动了学校的领导。

最后究其原因却是源于班主任将班上的男生和女生搭配成同桌而促进了班上同学的早恋。

  开始一直都是男生和男生同桌,女生和女生同桌的。

在初三第一学期排座位时,排到最后只剩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都没有同桌,于是他们俩便成了同桌。 座位排好后没几天,那个女生就不愿意来上课了,原因是班上其他同学笑话她和男生同桌。 那女生是班主任的外甥女,叫易淑琳。

原本就是一个很腼腆的女生,被同学这么一笑闹,哪还敢来教室上课。   班主任谢老师来班上大发雷霆,最后将班上所有的女生都和男生同桌,只有四个男生多出来,没有女生可以搭配,他们四个是班上仅存的男生和男生同桌的两对。

自此后再也没人敢讪笑他人了,男女生同桌的没资格,而那四个男生也不敢嘲笑,怕老师一怒之下,将他们换去和女生同桌。

  本以为自此班上便太平无事,大家都会将所有的精力用在学习上,为自己赢得一个美好的未来,为老师争得荣耀,为学校争得荣誉,没成想到初三时,却一对对的早恋了,这让一心想带好这个班级的班主任谢老师情何以堪。

最让老师气愤的是,早恋的六对里有三对是平时成绩特别好的同学。

原本雄心勃勃的谢老师,顿时泄气得像一个漏气的气球,瘪瘪的,再也不提预计会有多少人能考上中专,多少人能考上最好的高中了。   当年早恋的六对,自然没能走在一起。 毕业后,各自沿着自己的人生路行走,哪能如愿地走在一起,相伴一生呢?毕竟我们太年轻、太幼稚,哪会考虑到那么多的人生问题。 当年因为早恋而导致学习成绩直线下降,未能如愿进入自己预想学府的同学们现在对当年的事情是何感想,我也就不得而知了……  说到最后,我们不禁感叹,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间就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 二十多年的时光,改变了我们的体形,改变了我们的容颜,也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观,但依然不变的是我们之间的同学情谊,是大家一起共度的纯真的学生时代。 那些熟悉的笑脸,那些飞扬的青春年华,都将是我们一生中最温馨、最难忘的美好时光。

无论过去多少年,同学的情谊依然是最纯洁无暇的最美感情;无论历经多少载,青春绽放出的绚丽丰姿依然是人生中最惊艳的绝代芳华。   难忘的青春年华,肆意地飞扬在那青青校园,镌刻成一段永恒,一段独一无二的印记。   (网名:淋涧浮萍/笔名:肖洁、烟雨潇潇)。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