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逼迫,军令状

来源:本站2019-05-1555 次

  平军愤,定军心?  孤飞燕怎么都没想到祁世明会将此事牵扯到“军心”上。 这么大的帽子扣下来,怪不得天武皇帝会点名要她来了。

  军籍,军械,军粮等归属兵部管辖,但是,军心这种事,祁世明身为大将军,掌管东疆十万驻军,他还真有权过问。

  孤飞燕暗想,她若真的到军中,天高皇帝远的,祁彧还能放过她?  她回头看去,并不客气,“祁大将军,冤有头,债有主,这么简单的道理,莫非,你手下的兵都是不讲道理的吗?”  祁世明怒目瞪了孤飞燕一眼,转而对天武皇帝作揖,“此事若要追查出祸首,需要多少时日?前线如何等得了?孤大药师为御药房大药师,监管药剂局,如此紧要关头竟推诿责任,毫无诚意。 将来,将士们如何再信任药剂局?如何敢用药剂局所供给之药?”  孤飞燕纳闷了,查案需要时日,她赶赴军中难不成就不需要时日了吗?这理由未免太蹩脚了吧?她刚要出声,兵部李尚书就连忙帮腔祁世明了。

  “祁大将军所言极是,此事责任虽不在孤大药师,可孤大药师既为御药房之首,理当代表御药房表态,一是给将士们交代,二是给将士们承诺。 以稳定军心为当务之急,至于此案祸首是何人,罪责又在何人,再慢慢查明不迟。 ”  这兵部尚书比祁大将军会说话。 至少,这话说起了中听多了。   孤飞燕特意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又认真道,“皇上,此事御药房自是会给出交代。

只是,下官就算今日马上启程,快马加鞭赶赴军中,至少也得一个月的时日。 祁大将军和李尚书方才也说了,如此紧要关头,前线不可怠慢。 依下官看,下官修书一封,飞鸽传书送至军中,方为上策!”  祁世明突然用力拍了手,喃喃道,“下官怎么就忘了这一茬!”  李尚书连忙说,“孤大药师赶赴军中亦需要时日,这……这可怎么办是好?”  孤飞燕原本只是疑惑,见了两人这一唱一和,便十分肯定,他们是在做戏了。 祁世明此举怕不是真的要她赶赴军中,而是另有目的了。   孤飞燕也不说话,余光朝天武皇帝瞥去,只见天武皇帝岿然不动,也不表态。 孤飞燕心想,以天武皇帝的精明,不至于瞧不出这二人在做戏呀!  此事,天武皇帝又是什么立场呢?  没多久,李尚书便叹息道,“为今之计,只能请孤大药师亲自修书一封,尽快送至军中。 ”  祁大将军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冷哼,“那就请孤大药师现在就将致歉信写好,请皇上过目,今日便送出!”  天武皇帝是认可这做法了,立马令人笔墨伺候。   孤飞燕心知事情没那么简单,她遣词造句十分谨慎,只代表御药房致歉,承诺一定查明案情,抓住罪首,给予士兵们足够的赔偿,且尽快补齐金疮药。

同时,也承诺会加强御药房的管理,对药剂局多加监管。

在她任职期间,若还有类似事情发生,她必当负起全责。

  至于其他的承诺,她一律不写。

  祁世明在一旁看着,孤飞燕一收笔,他便不屑地轻哼,“毫无诚意!难以服众!”  他再次同天武皇帝作揖,认真道,“末将恳请皇上做主,就补齐金疮药一事,御药房大药师当立下军令状,确保这批药不再出现任何差池,且及时送至军中。 若因此药,动摇军心,延误战机,孤大药师,当接受军法处置!”  李尚书立马附和,“孤大药师无法亲赴东疆,唯有军令状方可平军愤,稳军心!”  军令状?  孤飞燕倒抽了口凉气,终于明白祁世明和李尚书真正的目的了!这二人一定早就知道三七这味药材紧缺,短时间里,御药房是交不出足够的金疮药!  祁世明这是公报私仇,李尚书则是推诿责任,把烫手的山芋往御药房丢呀!  可恶!  孤飞燕不做声,就等着天武皇帝开口。 她倒要看看,天武皇上是什么意思?  天武皇帝将她那封致歉信看了一遍,竟然认可了祁世明的意见,“确实不够诚意,孤大药师,此事虽不是你的过错,然而,你既接管了御药房,就当担起该有的职责,军令状,少不得!”  孤飞燕眼底闪过一抹算计,很快,那素净的小脸,立马就拉了下来!她也不避讳祁世明和李尚书在场,阴着脸,冷冷地盯着天武皇帝看。

  见状,祁世明和李尚书都惊了,面面相觑,心想,这丫头这是给皇上脸色看吗?这未免也太大胆了吧?  天武皇帝更加震惊,立马朝孤飞燕投去警告的目光,拍了桌子,“孤大药师,你这是什么态度?要抗命不成?”  “下官不敢!下官遵命!”  孤飞燕说罢,立马提笔立下军令状。 写好了,直接印了手印,她也不递给天武皇帝,而是先递给了祁世明。   祁世明瞥了一眼,只见孤飞燕在末端写的并非“军法处置”而“斩立决”。

他心想,孤飞燕这丫头聪明是聪明,毕竟太年轻,容易意气用事!  即便她有神农谷荣誉理事的头衔,只要这军令状是她亲自立下的,到时候,皇上按照这军令状处置她,神农谷也没有追究的理由!  祁世明窃喜不已,特意朝孤飞燕竖起大拇指,“孤大药师,你这等诚意,本大将军服气了!”  他说着,才将军令状呈给天武皇帝。 然而,天武皇帝一看到最后的“斩立决”,立马就傻眼了。   他当然看得出祁世明是公报私仇,也早就知道三七告急,御药房短时间里是交不出金疮药的。

他站到祁世明那一边,无非是对孤飞燕神农荣誉理事这个头衔很不满意,想压一压孤飞燕的气焰,逼着孤飞燕跟他服软,让孤飞燕知道,在晋阳城里,神农谷未必能诸事都庇护到她,他这个皇帝才是她的正主!  在军令状中,“军法处置”四个字还有很大的余地,要如何处置,虽是军方做主,但是,他这个当皇帝的有绝对的权利可以干涉。   他万万没想到,孤飞燕竟会写下“斩立决”这三个字。

  这丫头,是真傻?还是故意给他出难题呢?她若死了,半年之后,他上哪里去寻续命丹药?。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