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不撞南墙不回头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273 次

139,不撞南墙不回头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有了钱,一切都好办。

第二天一早,王勃就给成市家具市场的供货商打电话,让他们送货。 又给卖收银机的商家打电话,让其立即发货。

因为提前交过定金,两家的货早就备好,放在仓库都快生锈了,前段时间一直催着王勃赶紧提货。 但王勃因为财政紧张,一直以装修进度缓慢作为借口“拒不提货”,对方也就只好等着他这个出钱的“大爷”。

现在一接他的电话,立即说今日就可送达,让他准备好尾款,做好收货的准备。 当王勃向米粉店的众人宣布桌子板凳和收银机今天就可到位,最迟后天“曾嫂米粉”旗舰店就可营业这一消息的时候,所有人全都发出一阵兴奋的欢呼。

最近一段时间米粉店的几个服务员几乎快被食客们的问题给烦死了,几乎每个来店吃饭的人都会问隔壁这家新颖,别致、与众不同的米粉店是不是他们开的分店?什么时候开张?几个女将一开始还自豪满满的说“对,这就是咱们‘曾嫂米粉’的旗舰店,也是总店,最近就会开张,欢迎各位到时候进来光临”云云,但是同一句话说一遍新鲜,说十遍一般,等需要重复成百上千遍的时候,也就烦了!现在好了,终于不用回答那无聊的问题了!而且终于可以在那个据说和“外国人”的餐厅相比都毫不逊色的地方工作,简直不要太开心哦!姜梅昨天晚上向张小军吹了一夜的枕头风,把“曾嫂米粉旗舰店”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情形向张小军形容了一遍,然后就说她哪怕把炒臊子的方法学到手,自家能够做出跟“曾嫂米粉”一样的米粉,自家开的店肯定也竞争不过王伯伯他们的新店,于是便劝张小军算了,两人还是好好的卖水平鸭好了!但是姜梅的话不仅仅没让张小军悬崖勒马,反而给了张小军快马一鞭!张小军当即便叫嚣说:“他王吉昌可以装修得“高大上”,老子就不得行吗?现在王吉昌的旗舰店装修好了,正好老子还省事了!以后老子开店的装修跟着这龟儿子学就是了,他咋个整,老子就咋个整!梅梅,除了臊子,你平时再多留意下王吉昌新店的装修,看看这龟儿子是咋个搞的,以后咱们的‘姜姐米粉’就依葫芦画瓢,照抄就行了。 ”“可是,王伯伯这个旗舰店的装修一看就花钱不少,咱们有那么多钱来搞装修嘛?”姜梅急道。

“那他花了好多钱你知道吗?”张小军也有些好奇起来。

“这个我哪里晓得?但至少得万万子(数万)吧!听说所有材料连同施工队都是从成市请的。 ”“那你再打听一下,看这龟儿子到底花了多少钱!不过去成市找装修队和买装修材料没必要,豆腐搬成肉价钱。 王吉昌这老小子肯定是因为四方没有人会那样装修才去的成市,但现在他既然把模子(模板)都弄出来了,我们就在四方找人照着他旗舰店的模子整就是了。 这样不论是材料还是人工,肯定要节约一大截!钱家里头不是存了一万多块钱吗?实在不够,找张继发和张老二借点就行了!这个你少操心,我会想办法的!”张小军说。

“可是——”“不要可是不可是的。

梅梅,我给你说,这个社会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两个月前的王吉昌一家是什么样?完全跟讨口子(乞丐)差不多!现在看看,这才过了多久,这家人就鲤鱼跳龙门,当城里人了!靠的是啥子?钱,关系,还是人脉?我告诉你,都不是!是胆子!好了,早点睡觉,明天还要切找门面呢!”张小军反手一拍,拍在了控制卧室灯光的开关上。 房间一下子就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姜梅靠在床头,呆若木鸡,欲哭无泪!此时此刻,她已经明白自己的丈夫现在已经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无论自己说什么,或者做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无法改变张小军那勃勃的野心。 姜梅无法改变丈夫,更无法改变自己的婆婆,她能够改变的,唯有自己。

对于在米粉店内偷学技术,姜梅的内心是极度的排斥和抗拒,觉得这完全就是偷鸡摸狗,卑鄙下流的做法,对有恩于自家的王勃一家来说完全就是恩将仇报!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已经嫁人了,有了家庭,更有了孩子。

她所处的立场决定了明知偷学技术不对,恩将仇报更是无耻,但是跟家庭和孩子比起来,她也只有昧着良心,硬着头皮去完成丈夫和婆婆交给自己的“重任”!因为她和她的整个家庭都已经没有退路了,疯狂的张小军已经是不见黄河心不死,打算拿出全部的家当去干这件他认为前途远大的事业。

如果因为她的原因而导致生意没做起来,姜梅不知道自己将面临怎样的结局!她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自己的结局绝对会很悲惨!于是,从第二天开始,姜梅便有意无意的打听起臊子的做法来。

为了不打草惊蛇,一开始,她并没有直接向王吉昌和曾凡玉打听,而是打算从几个服务员着手。 几个服务员中,通过昨天一天时间的接触,她就觉得关萍这个小姑娘最和善,也最好说法。

而且还有一点最重要的是,关萍和她都是四方北面的山里人,关萍在华蓥,她在龙居,两个镇挨着,隔得并不远。 她完全可以通过认老乡的方法和关萍熟络起来。 关萍自从上个月中旬她老子关永祥把她送到米粉店来的时候,这么一个多月,她还一次家都没有回过,她也是所有员工中唯一一个上了一个多月班却一天假都没休的人。

这个初月,他老子关永祥从老家下来领他上个月的工资,当时,关萍就对她老子说想回家看看妈,因为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如此长久的离家,离开父母。 而且最重要的是据她的估算,她母亲毛志红大概这个月就要生了,尽管她的父母对她不好,在那个冷冰冰的家中,她也很少感受到什么温暖,但这个时候,她还是想回去看看的。 但关永祥当即就紧张起来,跟着就变了脸色,劈头盖脸的将她骂了一顿,说她一天东想西想,吃了不长,在米粉店这么好的条件,天天大鱼大肉还不好好干活,就知道偷懒!关永祥让她好好的呆在米粉店老老实实的干活,家中一切都好,用不着他操心!在关萍滚滚的泪花中,领着关萍工资的关永祥气呼呼的“拂袖而去”。

关萍思乡,念家的愿望没得到满足,姜梅这边一和她打“老乡牌”,思乡心切的关萍立刻找到了一种心灵上的依靠,加上姜梅刻意的交好,两人很快就“姐姐”、“妹妹”的热络了起来。 “萍萍,你都来米粉店这么久了,肯定啥子活路都会做了哇?”午后的间隙,姜梅开始套关萍的话。 “嗯,基本上吧。 ”关萍点头道。

“那炒臊子你也会炒咯?”姜梅随意的道,问话的时候目光却瞟向一边,一副很随意的样子。

“那个,我可不会!”关萍摇了摇头。 “咋了?王伯伯和曾娘年龄这么大了,你们应该帮忙去炒一下噻!”姜梅用一种“怪罪”的语气道。 “不是的梅姐!我当然是想帮王伯伯和曾娘减轻些负担,但是勃儿分了任务的,米粉店的所有臊子,底汤和油辣子都由王伯伯和曾娘来弄。 ”关萍摇着头分辨说。

关萍的话让姜梅一喜一忧。

喜的是她终于知道了“曾嫂米粉”原来有三大秘方,并非如自己丈夫和婆婆想象的那样,只有“臊子”才最重要的。 忧的是这三大秘方除了王勃一家人,其他人恐怕没人知道。

王勃一家把这三大秘方看得如此之紧,她又如何才能偷出来呢?就在姜梅还想再问关萍一些东西的时候,这时,突然传来李翠的喊声,说送桌子板凳的汽车来了,让大家都过去帮着下货。 ——————————————————————感谢**丝1哥,秋绳两位朋友的打赏!大家没收藏的一定要收藏啊,有推荐票的投点推荐票给瞎子吧。

盲人摸象,瞎子必将戮力前行!。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