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他会对女朋友很好很好

来源:本站2019-05-15146 次

  闵姜西给秦嘉定辅导完功课就开始准备饭菜,虽然不确定秦佔是否会来,她还是提前问候了一声。

  “你二叔平时喜欢吃什么菜?”  秦嘉定慢条斯理的回了四个字:“我就知道。

”  闵姜西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下文,不由得问:“你知道什么?”  秦嘉定说:“无事献殷勤。

”  闵姜西要笑不笑,“我要是有事呢?”  秦嘉定一抬眼,“临时抱佛脚,功利。 ”  闵姜西忍着翻白眼儿的冲动,“合着在你眼里,我不是非奸即盗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  秦嘉定不急不缓的说:“我不反对你跟我二叔接触。 ”  闵姜西终是没忍住乐,“怎么听出一种长辈开恩,同意小辈儿结婚的意思?”  秦嘉定不苟言笑,“经过我一段时间的审视,你配得上我二叔。 ”  闵姜西马上抱拳拱手,“多谢抬爱,愧不敢当。 ”  索性聊到这里,秦嘉定问:“你什么意思,不喜欢我二叔?”  闵姜西不答反问:“好端端的,我为什么一定要喜欢你二叔?”  “我二叔哪不好了?”  “谁说他不好了?你不要偷换概念血口喷人。

”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他?”  闵姜西答:“浴池也很好,我为什么没跟他在一起?”  秦嘉定想都不想,“浴池哥又不喜欢你。

”  闵姜西接得更快:“你二叔喜欢我吗?”  秦嘉定抿着好看的唇瓣,眼带警惕,像是在提防闵姜西套他的话。   闵姜西看着想笑,“是你先挑起话题的。

”  秦嘉定沉默片刻,“如果我二叔喜欢你,你会跟他在一起吗?”  闵姜西撑着下巴,一本正经的思考了半晌,随后摇了摇头,“喜欢我的人太多了,我要一视同仁。 ”  秦嘉定绷着脸,目光多少有几分嫌弃,“我二叔眼光高,宁缺毋滥,能当他的女朋友,百利而无一害。

”  闵姜西笑道:“你当跟你二叔谈恋爱是做生意呢?还百利而无一害。 ”  秦嘉定语气坚定,“本来就是,他一定会对他女朋友很好。

”  闵姜西反问:“谁对自己女朋友不好?”  秦嘉定说:“货怕比人怕攀,你要不要试试?”  闵姜西挑眉,“想套路我,做梦呢吧?”  秦嘉定刚想说,其实我二叔不讨厌你,话到嘴边还没出口,门铃响了,闵姜西起身去开门。   现在才七点多,闵姜西没想到秦佔这么早就来了。

  因为陆遇迟,荣昊和秦嘉定会来,家里备了男士拖鞋,闵姜西摆好拖鞋,打开房门等着,不多时,电梯门打开,穿着黑色皮衣的秦佔出现在眼前。   闵姜西微笑,“秦先生。

”  秦佔走到门口,抬起手,他手上拎着一个不小的棕色皮箱,闵姜西下意识的接过,比想象中沉很多。   秦佔边换鞋边道:“一套碗盘,你新搬家用得上。

”  闵姜西以为只是帮他拿一下,没想到是给她的,当即道:“谢谢秦先生…不好意思还让您破费。

”  秦佔随口道:“别人送的,我用不上。

”  闵姜西把人迎进来,厨房中的秦嘉定侧头叫了声二叔,闵姜西说:“您先坐,我给您拿杯喝的。

”  秦佔脱了外套,里面只剩一件白色的圆领毛衣,羊绒面料,看起来柔软又温暖,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一摸。

  闵姜西进了厨房,再出来时手中多了个杯子和碟子,杯子中不光是喝的,还有红枣和其他东西,她出声说:“红枣炖雪梨,您尝尝喝不喝得惯,这是桂花糕,我们老家的小吃,您应该喜欢吃。

”  秦佔面色平静的说了两个字:“谢谢。

”  闵姜西道:“您看电视吗,我帮您把电视打开?我这儿还有PSP,看您想不想玩儿。 ”  不知是他第一次上门的缘故,还是上午去先行帮了她的忙,秦佔觉着闵姜西今天格外的热情,热情的他有些不知所措。

  一时恍神儿,他侧头看了眼厨房,“还没做饭?”  闵姜西马上道:“快了,正在准备,您有什么想吃的菜吗?”  秦佔道:“随便。 ”  闵姜西说:“那您稍等一会儿,我先去准备。 ”  她迈步往厨房走,秦佔拿起杯子,抿了一口,酸酸甜甜的,红枣的味道很浓郁,他又多喝了一些,随后拿了块桂花糕尝尝。   都说中看不中用,这年头哪还有长得好看还心灵手巧的女人,让她们进商场血拼可以,进厨房,不要开玩笑了,偏偏闵姜西是个特例,长相不错,学识不错,运动不错,做饭,也不错。

  身边人都知道,秦佔眼高于顶,能入他眼的女人不是少,而是几乎没有,与其看运气,还不如看天气。   就连秦佔自己都觉得,这辈子是找不到看着顺眼的人了,可偏偏老天不信邪,派来个闵姜西,她甚至不是这座城市的人,两人有太多的机会错过,却还是因为万分之一的可能遇上,这不是缘分,是老天故意安排的。

  秦佔再次看了眼厨房方向,闵姜西跟秦嘉定都在忙活,两人嘴里还在嘟囔,仔细听,是在讨论物理题。   棕色皮箱就放在一旁,秦佔拎过来,打开,从中拿出一整套碗盘,随后起身往厨房走。   秦嘉定看到秦佔,帮他把玻璃门划开,闵姜西转身。   秦佔道:“现在洗了,等会就能用。 ”  闵姜西放下刀,“我来洗。

”  秦佔自顾自走到沥水池前,“你忙你的。

”  闵姜西说:“您放这儿吧,我等下就洗。 ”  秦佔已经拿过手套,边戴边道:“来别人家做客,总不好一动不动。 ”  闵姜西说:“我请您吃饭,应该的。 ”  秦嘉定从旁插道:“你怎么不跟我客气客气?”  闵姜西无语。

  厨房中多了一个人,话反而没有了,秦嘉定将摘好的菜拢到一起放到秦佔身旁,“二叔,等下你洗吧,我先出去做题了。 ”  瞧瞧,多么听话懂事又热爱学习的好孩子,都让人没办法反驳。

  秦嘉定走了,厨房只剩闵姜西和秦佔两人。   闵姜西不好再让秦佔洗菜,赶紧把排骨蒸上,走到沥水池前,把菜拿到自己身边。

  一百三四十平的房子,厨房不小,沥水池也有两个盆位,两人并肩而立,哪怕中间隔着一人的距离,从背后看起来,仍旧温馨而暧昧。

  秦佔还在‘绣花’似的洗盘子,表情看不出是客气还是真心,“放那吧,我洗。

”  闵姜西道:“不用,我洗的快。 ”  秦佔面无表情,“嫌我洗的慢?”。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